阅兵C位的荣光,一汽与红旗的浮沉

1953年,第一汽车制造厂在吉林长春举行奠基仪式,毛泽东亲自题字。“共和国长子”一汽不负众望,以举国之力制造了中国第一辆自主卡车、轿车和高级轿车:解放、东风、红旗,三款车型为中国自主品牌闯出了一条路。

“把道路修向一汽,把煤气通到一汽,把干部调到一汽,把房子腾给一汽。”吉林长春为一汽建设全力以赴,一汽报之以琼琚,曾经一段时间里,长春GDP的65%由一汽贡献,“一汽一感冒,长春都要打喷嚏”是长春经济的真实写照。

一汽的庞大体量离不开合资公司的贡献,其中1991年成立的一汽-大众是最大的利润奶牛。现如今,曾经“老三样”之一的捷达已从一款车型升格为一汽-大众旗下的第三个品牌,奥迪正在探寻官车之外的更多可能。

原一汽集团总经理竺延风曾在2002年说,自主品牌“要耐得住寂寞20年”,但红旗复兴迫在眉睫。2017年,徐留平从长安汽车调任一汽,喊出“举全集团之力打造红旗品牌”的宣言,但以红旗为首的一汽自主品牌该如何突出重围,拭目以待。

中国人自己的小轿车

在激昂的五十年代,一汽不仅孕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自主制造的第一辆汽车“解放”,也在此基础上诞生了第一辆自主品牌轿车“东风”和第一辆自主高级轿车“红旗”。

早在1949年12月,毛泽东访问苏联时参观了斯大林汽车厂,随后两国商定,苏联帮助中国建设一座综合性的汽车制造厂。1950年3月,长春汽车厂被列为“一五”计划期间156个重点项目之一。1953年7月15日,奠基仪式举行,毛泽东亲自题写“第一汽车制造厂”的厂名。

为了完成三年建厂任务,全国各地掀起了支援一汽建设的热潮。长春市更是全力以赴,“把道路修向一汽,把煤气通到一汽,把干部调到一汽,把房子腾给一汽。”数据显示,1954年,一汽的建设几乎“吃掉”当年长春市市政建设费用的95%,次年该市仍旧有84%的市政建设费用被用于支援一汽。

阅兵C位的荣光,一汽与红旗的浮沉

阅兵C位的荣光,一汽与红旗的浮沉

阅兵C位的荣光,一汽与红旗的浮沉

▲ 一汽-大众长春车间内部景象

在三年后的1956年7月13日,新中国第一辆自主制造的汽车在总投资5.94亿元的第一汽车制造厂按时下线,由毛泽东亲自命名为“解放”。

“解放”下线的次年,试制第一辆国产轿车的命令又落在了一汽肩上。不到一年时间,以法国样车为模仿主体、添加中国传统设计元素的东风牌小轿车下线。

1958年5月21日,毛泽东坐上了从长春运来的东风牌轿车,“好呀!好呀!坐上了我们自己的小轿车了!”

但考虑到主席身材高大,东风牌轿车略显狭窄,需要制造一款更大方、宽敞的高级轿车。6月30号,一汽的高级轿车项目上马,计划一个月试制成功。

“当时有句口号,叫‘乘东风,展红旗’,于是我们给试制的这辆高级轿车定名为红旗。” 曾任一汽汽车研究所的副总工程师杨建中介绍,那时的时间特别紧,他们用了一个“赶庙会”的方法,把参考车型的零件拆分,打散到齿轮、轴的程度,总共有2000来个,全厂工人都参与,认领各个散件。自此,手工敲打的声音在一汽车间里昼夜不停。

阅兵C位的荣光,一汽与红旗的浮沉

▲ 一汽的红旗文化展馆

1958年8月1日,第一辆红旗轿车在33天内研制完毕。1959年9月,第一辆红旗检阅车被用于国庆十周年阅兵,红旗一举奠定“国车”地位。

红旗浮沉

33天试制下线,既是红旗在那个年代的成功,但过短的时间为它今后的磕磕绊绊埋下隐忧。据报道,红旗车在第一次亮相时,险些因为齿轮损坏无法登台。

到了国人眼界渐开的80年代,红旗的性能和质量越来越不能匹配“国车”定位:加速过慢导致红旗经常被外国汽车超车,驻外大使感到有辱国格;可靠性较差,甚至在迎接外宾时出现故障。

同时,中国原油产量的缺口日益制约经济发展,油耗高的红旗显得不合时宜。1981年5月14日,《人民日报》刊登国务院发出的节电、节油指令,红旗轿车停产。

阅兵C位的荣光,一汽与红旗的浮沉

▲ 一汽的红旗文化展馆

合资让红旗一度迎来新生。利用奥迪100车身与克莱斯勒488发动机,红旗于1996年复产CA7220,后被人称为“小红旗”,而两年后,一汽与福特合作,在林肯城市的基础上推出CA7460,即“大红旗”。但在跟众多合资车型竞争中,大小红旗的市场表现不佳。

2006年,一汽再次尝试,利用新合资伙伴丰田的majesta平台,生产高端轿车红旗HQ3。然而过高的定价导致该款车型上市不多时就基本停产。

红旗的这两次复兴车型都利用了外资平台,自主研发的程度有限。曾经象征着自主精神的“国车”红旗,深陷拿来主义的质疑之中。其实在2002年,原一汽集团总经理竺延风曾表示,自主品牌“要耐得住寂寞20年”。 

直到2008年,红旗推出第三次品牌复兴计划,用6年63亿元打造出豪华C级轿车红旗H7,对标奥迪A6L。

红旗H7希望复制奥迪A6L以公车效应拉动私车销售的传奇。起初一切顺利,以外交部部长王毅为首,12个部委部长的公务用车从奥迪改为红旗H7。但上市半年后,新的公车改革方案公布,一般公务用车被取消,红旗H7的壮志雄心无疾而终。

2017年,调任一汽董事长徐留平提出“举全集团之力打造红旗品牌”的战略部署,从品牌理念、设计研发、生态出行等各个方面都有着全新的战略规划,以期打造“高端自主第一品牌、第一销量”。红旗H5在2018年上市,这款标价15-20万的“平民轿车”创下了该品牌的年销量记录:3万辆。

汽车行业智能化、电动化的浪潮扑来,一汽也在奋力搏击。一汽和东风、长安三大央企巨头联合腾讯、阿里巴巴、苏宁等共同成立T3出行公司,发力网约车市场;67岁的一汽开始拥抱多家新造车势力,通过投资、代工、成立合资公司等方式,布局智能电动汽车领域。红旗品牌也将追赶潮流,宣布在2025年推出推出15款电动车型,并实现L5级的自动驾驶。

目前红旗品牌在售车型达6款,在轿车和SUV领域各拥两款主销车型,还拥有一款纯电动SUV和高端定制车型红旗L5,初步形成了产品矩阵。渠道方面,截至8月底,红旗已建成146家体验中心。在刚刚过去的2019法兰克福车展上,红旗品牌发布了旗下新能源超级跑车——红旗S系超级跑车,进一步实现品牌上攻。

徐留平立下了军令状:“不成功,便成仁。如果红旗做不好,我自己就引咎辞职。”

奥迪:官车的辉煌与负累

建国到80年代初的中国汽车工业基本上是“中国卡车工业”。直到1987年,情况发生改变。当年8月,国务院调整汽车产业战略部署,计划建立三大轿车生产基地。

时任德国大众总裁卡尔·哈恩博士(Dr. Carl H. Hahn)主动向一汽递出了橄榄枝,当时的一汽厂长耿昭杰也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为此,耿昭杰在会面途中专门拨打紧急电话,叫停了和克莱斯勒的合作。

1988年5月,一汽与大众签署了引进奥迪100的技术转让合同,一汽以许可证和CKD组装方式生产奥迪100,期限为6年。

先导工程奥迪100大受政府部门的欢迎,推动了一汽与大众的长期合作。1990年11月20日,一汽和大众公司15万辆合资项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正式签约,1991年2月6日,一汽-大众成立。

从1988年到1997年的10年间,一汽共生产奥迪100和基于奥迪100的小红旗轿车123294辆,国产化率分别达到82%和93%,一批本土供应商也一同成长起来;国产的奥迪100填补了中高端汽车的进口需求,为国家节约了大量外汇资源。

1995年12月,一汽、大众、奥迪三方签署了新的合资合同,股比结构改为一汽60%、大众30%、奥迪10%,奥迪正式纳入一汽-大众生产。奥迪成了第一个在中国合资生产的国际高档汽车品牌。

一汽对于中国消费者需求的把控帮助奥迪在中国市场牢牢扎根。

在引进A6车型过程中,一汽就提出,考虑到90%的汽车拥有者出行时坐在后排,国产A6必须加长以扩展后排空间。历时两年多的二次开发,1999年9月6日,加长版奥迪A6L在长春正式下线,比全球版的轴距加长了90毫米,整车长度也增加了约100毫米。

初代A6L在上市的5年多时间内共销售了20多万辆,占据国内豪华C级车的大半份额,一汽-大众奥迪首创的“加长”也成为此后国际豪华车在华进行本土化生产的标准动作。

在与一汽合作后,奥迪连续30年成为中国豪车市场单一品牌销量冠军,而占全球销量约三分之一的中国市场也成了奥迪的“第二故乡”。

阅兵C位的荣光,一汽与红旗的浮沉

▲ 奥迪车间内工人用零件搭建的“汽车人” 

此后不断换代的A6L也几乎成为政府高档用车的代名词,“宁撞宝马,不刮奥迪”是国人对方壳奥迪的官车初印象。

但随着政府公车改革以及私人消费的崛起,“官车”形象深入人心的奥迪在中国市场增速减缓,特别是2012年以来,国家公务用车改革,入围采购的全部车型均为自主品牌。

奥迪也在主动走下官车神坛。自2009年奥迪诞生100年之际开始,中国开始使用奥迪全球统一的全新品牌标识,“去官车化”“年轻化”成了品牌营销的重点。

2007年之前奥迪产品以A6为主导,一下就塑造了奥迪的“官车”形象,之后奥迪引进了很多包括Q7、TT、RS等个性化的车型,在逐渐改变奥迪在华的形象。

“去官车化”的战略还在逐渐见效,但智能网联的电动时代已迅速到来,第一个入华的豪华车品牌还想争夺第一,一汽-大众奥迪面前的还有诸多政策和市场的不确定因素。

启动电动化战略的奥迪e-tron将于2019年进入中国市场,并将在2020年实现国产,与同样开始国产化的特斯拉展开正面竞争。奥迪A8作为全球首款实现L3级自动驾驶的量产车型,中国消费者至今因为法规问题无法开启这一功能。

万元户的第一辆车现在怎么样了?

1987年,卡尔·哈恩第一次到达长春时,迎接他的是一辆红旗轿车,穿过宽阔大街上骑自行车的人流。32年后,当大多数人首次抵达这座中国东北的老牌汽车城,看到的将是满街的捷达出租车,以及一汽-大众旗下的众多私家轿车。

1991年12月,一汽-大众公司成立当年底,第一辆捷达轿车在一汽轿车厂组装下线。在“万元户”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的年代,皮实耐用的捷达成了众多普通中国人拥有的第一辆轿车,对于很多北方人来说,捷达甚至就是轿车的代名词。

国产化初期,因为来自“弄堂工厂”、“胡同工厂”的国产零部件相对落后,捷达使用全套进口零部件由CKD方式组装而成。很快,捷达开始进行国产化配件的测试实验。从一开始的国产化程度不到10%到超过80%,捷达用了5年多,而现在在成都分公司生产的捷达,国产化率已近100%。

一汽-大众在前进,零部件厂商也在快步赶上,其中更有一批国产供应商成长为大众集团的国际化标准供应商。国内最大的汽车玻璃企业福耀集团的副总裁白照华回顾说,“通过给一汽-大众这样的世界级整车厂做供应商,福耀被整车厂拉着、拖着,有时是赶着往前走,吸收到很多养分,逐步具备了同步开发能力。”

从1991年始,捷达的销售多年长盛不衰,2006年上市15年后仍居年度同级车销售冠军。直至2019年6月停产,捷达累计生产28年、4418287辆。

捷达拉动了众多国人的汽车梦,也拉动了所在城市的经济发展。

“一汽一感冒,长春都要打喷嚏”是长春经济的真实写照,作为老牌汽车城,最高时长春经济规模的65%由一汽贡献,现今一汽的产值也占四成左右。2012年,时任吉林省常委书记高广滨表示,长春要举全市之力支持一汽、服务一汽、发展一汽,对一汽提出的要求绝不能轻易说不行,而是要研究怎么能行,进一步强化为一汽服务的意识。

阅兵C位的荣光,一汽与红旗的浮沉

▲ 2019年8月19日, 一汽-大众汽车试验场一期落成仪式上,放在每个座位上的唯一材料是《咱们工人有力量》的歌词

2019年2月26日,大众集团在德国宣布,捷达将独立为一汽-大众的第三个品牌,主攻廉价车市场,与自主品牌近身肉搏。但如今合资品牌下探、自主品牌上攻,除了“老三样”的情怀,捷达品牌如何利用产品力去争夺市场,还需要时间检验。

一汽的自主品牌满溢历史与情怀,合资公司不缺产品与实力。在车市寒冬,竞争日益严峻之时,“共和国长子”需要真正挖掘自主与合资的潜力,做到两条腿走路进而再次破局重生,要做的不止是立下一份军令状那么简单。


广告
广告
最新资讯
特斯拉收购加拿大电池商,自产电池研发正悄悄加速
特斯拉收购加拿大电池商,自产电池研发正悄悄加速
2019-10-08
1222次浏览
特斯拉收购加拿大电池商,自产电池研发正悄悄加速
如何写出有画面感的文案?
如何写出有画面感的文案?
2019-10-16
1285次浏览
如何写出有画面感的文案?
长租公寓,爆发赴美上市潮
长租公寓,爆发赴美上市潮
2019-10-10
1003次浏览
这两年,长租公寓频陷“暴雷”危局,资金链断裂宛如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今年以来,这种情况仍在继续。2月,寓见公寓资金链断裂后被麦家公寓收购;3月,因“租金贷”资金链断裂的苏州乐栈公寓被蜜蜂村落网络科技公司收购;7月,南京玉恒公寓资金链断裂;8月,乐伽公寓轰然崩盘;而最近的一起就发生在半个月前,杭州德寓科技传出资金链断裂消息……“暴雷”背后,受害者众多,房东和租客欲哭无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