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偷拍猎人”们的针孔摄像头清除计划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电话:4000-8181-82,邮箱:jh@jhwap.cn 我们将及时处理

三个月前,韩国人李英范在京畿道一家情侣主题酒店与女友进行了一场风花雪月的约会。


殊不知,当他浓情蜜意与女友撒浪嘿哟之时,他们的爱情动作片正通过隐藏在烟雾报警器中的摄像头,在暗网平台进行了一次全球直播。


三个月后,这段风花雪月已成为李英范的前尘往事,但也已被刻录在暗网上被观看了上万次,且永远不会过气,持续有人点击。


在韩国,每一个人都有机会成为偷拍电影的主角。


韩国偷拍文化


BTS将K-POP送上了BILLBOARD, 奉俊昊将韩国电影送进了奥斯卡,韩国偷拍狂魔们则为七大洲五大洋“贡献”了偷拍视频,同样完成了一次韩国的文化输出。


去韩国旅行,如何搜寻偷拍摄像头是你要做的第一项攻略。远比知道东大门哪里衣服便宜好看,要在明洞吃哪家韩料更重要。


访韩游客Noonax显然熟知韩国的风土人情,一到酒店便找到了大韩民国送给她的礼物——7个隐藏的偷拍摄像头。


“这只是沧海一粟,7个或许根本就不是全部!” 因此Noonax还未来得及享受济州岛的晨雾,就匆匆告别了这个国度。


女性是韩国偷拍现象中最主要的猎物。


走出家门,走入公共场所,对笼罩在偷拍阴影下的韩国女性而言,无异于一场裸奔。


一位在华留学的韩国留学生表示,在中国上厕所时,没有什么能比厕所门板上的小额贷款小广告更让她觉得安心。因为在韩国,只有永远用纸团堵不完的无底洞。


因此,韩国女性不得不成为“street fighter”,走上街头控诉正在让韩国变成地狱的偷拍行为。


“MY LIFE IS NOT YOUR PORN(我的生活不是你的色情片)!”


这是韩国女性对偷拍狂魔的训诫。




但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也永远无法唤醒一个故意犯罪的人。


青瓦台的作为也远远赶不上偷拍狂魔的修为。


上游可以无限制条件的购买偷拍摄像头,和买菜一样稀松平常。

spy cam广告招牌,图源于BBC


中游负责在公共浴室、酒店民宿及商场等地实施偷拍。


下游通过境外网站出售偷拍录像带,并以此每月获得上万美元的收入。


一条完整的韩国偷拍产业链,串连起韩国名人政客和底层人民的共同原始欲望。


“不用武器就能杀死一个人”,没有什么能比这句话更精准的形容偷拍带来的恶果。


韩国女艺人具荷拉生前曾被前男友偷拍,并被公开偷拍录像带,由此导致长期抑郁,并最终走向沉沦,酿成悲剧。

       


“自从知道被偷拍之后,我感觉自己被无数双眼睛如影随形。”


“我觉得很羞辱,偷拍者毁了我的一切,比直接殴打我还要难受。”

这是梦魇。


高高飘扬的太极旗下是扭曲的偷拍事实,浸染千年的孔孟之道也未能感化偷拍者何为仁义。



在这样的背景下,韩国的职业相机猎人重拳出击,试图猎杀色情偷拍狂魔布下的摄像机。


职业相机猎人的狩猎


如果漫威宇宙里有相机侠,那一定是职业相机猎人的模样。


韩国政府在首尔、庆尚南道等多地,组织了数十支职业相机猎人团队。专职警察、大学生和公民志愿者是这些“复仇者联盟”的主心骨。由于检测地点多为女性场所,因此团队中几乎是女猎人。


公共卫生间、音乐厅、海滩等公共场所则是主要狩猎场。


她们手中的红外探测仪不会轻易放过任何一个门框、把手、按钮;识别电子设备的监测器像一张无形的网撒遍各个角落,等待着偷拍摄像机无处遁形。


但守株待不到兔,天网也很难逮到秃鹫。一位狩猎成员透露,她们在两个月内对首尔9500个地点进行了搜寻,却一无所获。


这样的结果,很难说得上是该庆幸还是该遗憾,像是一个现实的荒诞笑话。


相比起能找到偷拍摄像机,官方狩猎团队的出现或许更像是韩国政府表明的决心和对偷拍狂魔的震慑:你在做,我在看,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民间的职业相机猎人也在大显身手。


宋汉俑(Son Hae Yeong)当属这些猎人中的猎头。同时他的团队还是韩国情报部门、检察院以及警察部门的亲密合作伙伴。


从金大中到文在寅,韩国总统都换了几任,宋汉俑还依然和偷拍摄像机玩着猫鼠游戏。



在敌一方,烟雾报警器、遥控器和沐浴喷头上的隐藏偷拍摄像头只是这场游戏的热身赛。揭开碳酸饮料的包装后,你才能领悟偷拍狂魔在浪费人类绝顶的智慧。



看直播拉屎要付费,这是韩国偷拍狂立下的规矩,实现了一次直播行业的变现。万物皆有缝隙,马桶盖也不例外,那是阴影渗进来的地方。



你坐在马桶上玩手机,马桶边有人在手机里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欲望。



总而言之,酒店房间机关重重,你不过是想开个房,却还要和偷拍狂魔玩着捉迷藏。


这张动图中,目光所及的物件,都安装了偷拍摄像头


因此在职业相机猎人一方,他们的狩猎工具必须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因为裸眼搜寻以及低廉劣质的设备在偷拍摄像头面前无异于用冷兵刃和敌人的加特林正面刚,只有两种结果,不是你死就是你亡。


红外线探测器是狩猎工具中的当家花旦,被广泛使用,借助它能够帮助肉眼轻易看到目标闪现的小圆点,类似于放大镜的功能。



但弊端还是需要地毯式搜寻。同时,韩国官方职业相机猎人团队和电商平台售卖的反偷拍设备也大多是红外线探测设备。


此外,还有一个与上帝之眼相对,我愿将其称之为“恶魔之眼”的设备。


它能够捕捉到房间内偷拍摄像头的信号,同步获取到偷拍的视频显示在显示器上。


并可以以此视频显示的角度迅速定位偷拍摄像头的位置。 

 

简单来说就是你进入了偷拍狂魔的眼角膜,拥有了他的视角。


在国内电商平台,院办找到了一部相同原理的反偷拍设备,价格在9000元左右。





据他所言,如下图一套完整的反偷拍设备价值约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35万),大致相当于一辆敞篷奥迪TT的价格。


设备之间互相查漏补缺,才能确保没有漏网之鱼。


当然,猎人只是亮出了部分武器。在他的武器库中,还可以发现诸多类似于基于位置的CDMA等多种拥有专利的调查设备,它们是相机侠的武器,是被偷拍者的铠甲。


除了是一名职业相机猎人之外,宋汉俑及其团队还承接诸如反黑客,反窃听等一切隐私信息服务,同时服务于海外客户。



与高昂的探测设备相对应的是犯罪成本的低廉和简易。在ebay上一个带wifi直播功能高清4K无限针孔摄像机大约只需300元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针孔摄像机的发货地指向了中国的南海之滨深圳。


韩国大约有40000家酒店,假设一家酒店拥有30~40间房间,而检测一个房间大约需要30分钟~1个小时。宋汉俑和他的团队能做的不过是杯水车薪,而且只能是在罪犯的背后追赶他们,做事后工作,亡羊补牢。


宋汉俑团队曾在首尔瑞草区检测到17部偷拍摄像机。


2014年,一名50岁左右的老色批决定在三个住宿场所电视底部的小凹槽中安装17部摄像机,从此他与道德法律划清界限,偷窥着待宰的羔羊。


受到电视电磁波的干扰,这些偷拍摄像机像披上了一层隐身衣,并不容易被检测到。


所以,当宋汉俑团队找出这17部偷拍摄像机时,已经是4年之后的事情。老色批4年时间通过这17部摄像机,保存了将近20000个视频。


当警方入室实施抓捕时,他正在观看这些偷拍录像带。


在以父权为中心的韩国社会,韩国女性的发声就像即将沉没的泰坦尼克号向遥远灯塔发射的求救信号,微弱且无力。


宋汉俑的一名女性客户曾因交前男友不慎,在交往过程中被其偷拍视频,并在分手后以公开视频作为威胁。


她为此而感到羞耻,并因此被现任男友的家人拒之门外,这让她感到心碎。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韩国偷拍文化也非一朝一夕所成。


庆幸的是,无论是民间还是官方的职业相机猎人越来越多的出现,表明韩国政府和韩国民间对偷拍的零容忍。



或许当韩版手机拍照不再有关不掉的“咔嚓”声之时,就是韩国偷拍风气实现改良质变之时。


“我有两个女儿,一个4岁一个9岁,我不希望她们以后成为受害者。”


宋汉俑在一个采访的最后说道。



广告
广告
最新资讯
被遗忘的百度
被遗忘的百度
2020-09-24
3396次浏览
被遗忘的百度
十一订票要抓紧?酒店机票预订量超去年
十一订票要抓紧?酒店机票预订量超去年
2020-09-16
3375次浏览
十一订票要抓紧?酒店机票预订量超去年
百万网友围观剪玻璃,其实这是流传了数百年的化学技术
百万网友围观剪玻璃,其实这是流传了数百年的化学技术
2020-09-17
4644次浏览
百万网友围观剪玻璃,其实这是流传了数百年的化学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