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面底下的珠宝生意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电话:4000-8181-82,邮箱:jh@jhwap.cn 我们将及时处理

比起“中国珠宝看深圳、深圳珠宝看罗湖、罗湖珠宝看水贝”的口号,水贝的珠宝商更相信一句话,世界珠宝水贝造。他们乐意告诉客户,水贝为全球珠宝品牌供货,包括你哪怕不知道品牌但肯定见过的奢侈品珠宝,如梵克雅宝的四叶草、宝格丽的弹簧、卡地亚的对戒和蒂芙妮的笑脸。


找到合适的人,只要花专柜四分之一甚至更低的钱,就能买到这些首饰,“进出专柜无压力”是卖家常用的广告语。但这门生意是隐藏在水面底下的。


在水贝,隐藏在水面底下的珠宝商比比皆是。他们不会将珠宝展示出来,但如果你问,很少有人会拒绝上门的生意,他们能找到工厂定做一款一模一样的产品。

 

一、收益与风险


看到身边朋友戴施华洛世奇的项链,王爱琳会感慨一声,“你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钱买一个玻璃呢?”施华洛世奇来自奥地利,是世界著名的人造水晶制造商,该品牌标志产品是黑天鹅项链,链子材质为合金/镀银/镀金,挂坠为仿水晶石。可在珠宝从业者王爱琳看来,用1000块钱买一个玻璃一样的人造水晶首饰非常不值,1000块钱都能买到一条18K金的项链了。


如果看到朋友从专柜买了宝格丽或梵克雅宝的项链,王爱琳会更加痛心疾首,告诉朋友“同样的钱在水贝能买4个你知道吗。”王爱琳坚信,梵客雅宝、卡地亚、宝格丽和蒂芙妮等品牌的珠宝,工厂也在深圳的水贝。至少她自己接触到的工厂,能做出以假乱真的珠宝出来。王爱琳会在出国时购买LV的皮包,却从来不会为宝格丽买单,尽管两个品牌同属LVMH集团。作为从业者,王爱琳对珠宝有自己的评判标准。


“梵克雅宝、宝格丽和蒂芙尼的首饰,不管卖到多贵,成本其实也就1000块左右,你是可以看到品牌用料的,也可以算出来他们到底值多少钱,他们贵在了品牌和工艺上。”王爱琳称。


李楠赞同王爱琳的部分观点。她曾经在珠宝工厂打工,赞同大牌首饰的成本在1000元左右,可她更倾向于相信,大牌珠宝的工厂在欧洲或美国,不在水贝。


李楠认为水贝的工厂有能力做出1:1的首饰,可大牌的首饰是在欧洲生产的。李楠举了个例子,广州有好多皮具厂可以仿制名牌包,但真正的大牌,皮具一定是在欧洲生产的。


李楠1999年来到深圳,最早在工厂打工,上班的地方离水贝不远,李楠白天去水贝的珠宝展厅逛展,拿一点货,晚上上夜班前兼职卖银饰等首饰。后来亲戚在水贝开珠宝工厂,李楠进入工厂帮忙,开始卖黄金、钻石等客单价较高的首饰。


2015年,伴随着微商的兴起,李楠辞掉工作,在朋友圈全职卖珠宝首饰。在李楠的朋友圈中,除了珍珠、钻石、黄金、铂金等饰品,还有仿制的大牌珠宝。像李楠这样的人还有很多,水贝更是遍地的珠宝商人,他们或多或少参与水面下的生意。


中产阶级的品味是相似的。以项链来说,梵克雅宝的四叶草、宝格丽的弹簧和蒂芙妮的笑脸是最为常见的三款首饰,这些饰品经久不衰,成为珠宝商最愿意仿制的单品。以宝格丽B.zero1系列一款镶嵌陶瓷的项链为例,这款项链在中国大陆售价为25400元,但在水面下,高仿款售价仅约4000元。


对于工厂来说,1:1复刻是危险的,高仿被认为是假冒。曾经有品牌售卖仿制的大牌珠宝,被工商罚款5000万元,品牌自此一蹶不振;在李楠身边,有朋友因仿制大牌珠宝暴富,拥有多台引人羡慕的豪车,但这位朋友以失去人身自由收场,“他会把牢底坐穿的。”


因此,工厂对大牌珠宝持谨慎态度,“比如宝格丽的弹簧,刻上品牌logo会比不刻多600块钱,这个钱不是付在工艺上,是付在了风险上。”也有工厂来制作外形和大牌形似、但和大牌不完全一样的珠宝,以此来逃避风险。作为个体户,李楠的做法是只做熟人生意。如果是陌生人加微信,李楠不会向对方开放朋友圈。


“我熟悉的一个工厂,原本是打算转型不做大牌的,但转型后订单一下子少了60%——你是工厂你做不做?市场需求在这里,客户就是喜欢买大牌。”李楠称。


另一方面,李楠认可大牌的价值。“大牌的设计非常好。市场上风向是会变的,比如说会流行小清新,像字母链什么的。但流行款过一段时间你就不想戴了,你会觉得它不好看了,大牌是你不管戴几年都觉得好看,这么多年过去了,它永远好看。”


此外,头部品牌的工艺值得称道。在李楠看来,大牌的搭扣、镶嵌工艺远超普通品牌,甚至仿制大牌的工厂,产品工艺都要好过国内珠宝品牌的工厂。

 

二、世界珠宝水贝造


之所以有众多像李楠一样的个体户参与,是因为珠宝行业高度分散。


万联证券一份研报指出,我国黄金珠宝行业中市占率前10的品牌分别为周大福(7.1%)、老凤祥(6.9%)、老庙黄金(3.0%)、周生生(1.3%)、周大生(1.1%)、卡地亚(1.0%)、六福(0.7%)、明牌珠宝(0.6%)、Tiffany(0.5%)、施华洛世奇(0.5%)


以此来计算,行业前3名选手市场规模仅为17%,前10名选手合计市场规模尚不足30%,珠宝行业仍处于高度竞争的阶段。过去的20年,也是珠宝公司迅速膨胀的20年。


尽管行业分散,但从业者扎堆在深圳罗湖区的水贝,“珠光宝气”是水贝最大的标签。


数据显示,水贝地区珠宝品牌超过2400个,中国驰名商标29个,占全国30%,中国名牌23个,占全国44%;现有9500余家现有珠宝经营单位,产业队伍超过15万人;时尚珠宝产业已占到深圳GDP的15%,中国90%珠宝加工、70%黄金加工在水贝完成,现成为深圳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点。


梵克雅宝等头部品牌是否在水贝完成加工存在争议,可周生生等香港品牌的生产基地在水贝是无疑的。


“我们知道给这些品牌加工珠宝的工厂在哪里,其实这些品牌算得上普货,工艺都差不多。”李楠告诉虎嗅大湾腹地。


水贝能成为中国甚至是全球珠宝加工地的重要原因是,早年承接过香港珠宝品牌的加工业务。和大陆一脉相承,香港人对珠宝有消费偏好,奢侈品带有品牌溢价,珠宝则意味着资产保值甚至是增值机会。上个世纪80年代,香港经济转型之时,大量加工制造业被转移至深圳,水贝则承接了珠宝加工。


2003年,贵金属制品市场全面开放,此后有大量的品牌企业涌现,不断有外资珠宝品牌入场和本土小众品牌诞生,珠宝行业竞争进一步加剧。深圳政府也在这一年加大招商引资力度,吸引大量珠宝企业入驻,水贝形成了完整的珠宝园区。已经在A股上市的珠宝企业中,有公司总部在水贝,有的则把生产基地放在水贝,水贝是所有珠宝从业者绕不过去的槛。


早年甚至是现在,对于大陆人来看,去香港的重要一站是购买黄金玉石等珠宝,免税成了吸引游客的重要理由。可水贝的珠宝商人会告诉你,香港的珠宝也是在水贝加工的,部分轻奢珠宝品牌的加工地也在水贝。


长年累月的积累中,水贝在珠宝行业也形成了独一无二的优势。“有同行去重庆开厂,部分加工是在重庆完成的,但重庆工艺跟深圳是没法比的,非常粗糙,这样的产品放到深圳是没法看的。”李楠称。


对于多数珠宝从业者来说,2020年并不好过。珠宝不是生活的刚需,是给生活锦上添花的奖励。当疫情的黑天鹅扇动翅膀,消费者收入下降时,他们第一反应是减少不必要的开支。价格昂贵却又没有实用价值的珠宝,在所有不必要开支中可能位列第一。


因此能看到越来越多的珠宝公司业绩下滑,施华洛世奇更是宣布关闭门店。可伴随着经济复苏,好消息也在传来,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我国限额以上黄金珠宝零售额同比增速已从2020年1月~2月的-41%提升至7月的+7.5%。至少春天已经在路上了。


广告
广告
最新资讯
400亿美元成交!英伟达买下ARM意味着什么?
400亿美元成交!英伟达买下ARM意味着什么?
2020-09-16
4501次浏览
400亿美元成交!英伟达买下ARM意味着什么?
恒大推出暴力打折,能换来房产界的“金九银十”吗?
恒大推出暴力打折,能换来房产界的“金九银十”吗?
2020-09-24
3991次浏览
恒大推出暴力打折,能换来房产界的“金九银十”吗?
强如BAT、TMD也难免栽跟头
强如BAT、TMD也难免栽跟头
2020-09-23
4173次浏览
强如BAT、TMD也难免栽跟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