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兆江和周亚辉,谁是非洲之王?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电话:4000-8181-82,邮箱:jh@jhwap.cn 我们将及时处理

“中国的创业者如果去非洲创业,如果不怕苦,不怕累,不怕寂寞,就会获得很大的成功,这个成功概率是蛮大的。” 


2019年9月,昆仑万维CEO周亚辉在一场演讲时,积极鼓励中国创业者去非洲。


一年后,2020年4月,周亚辉已请辞董事会职务,全力投入到OPay CEO的角色中。7月初,OPay砍掉金融支付以外的大部分业务线。


这意味着昆仑万维公司的多个互联网O2O尝试都以失败告终,包括出行业务ORide、OBus和电商业务OMall、OTrade。


受阻之下,OPay员工Noah决定离开非洲,重新寻找下一个事业地。


Kevin的经历则迥然不同。


五年前,毕业不久的他随传音来到非洲,如今负责传音合营公司的一款互联网产品,在深圳和尼日利亚之间来回。


五年来,见证中国互联网飞速发展的他越发相信,去海外,中国工程师的技术加上企业资源,降维打击的能力毋庸置疑。他个人也期待着,在非洲大陆,能够把一款产品做成功。


Noah和Kevin的不同境遇,折射的是昆仑万维和传音在非洲的不同境遇。前者以支付为切入口,布局生活出行;后者与中国互联网巨头合作,小步快跑,一步步切入音乐、视频和金融支付。


两家公司在非洲的成功都有目共睹:OPay获得尼日利亚C端支付市场的最大份额,传音的Boompay则突破了一亿用户。而这背后,则是两个明星企业家:传音创始人竺兆江和昆仑万维的创始人周亚辉。


究竟谁是非洲之王,擂台赛才刚刚起步。


一、OPay的中场战事


“非洲是个充满潜力的大陆,尽管经济比较落后,但数量庞大的年轻人口和日益增长的手机入网率给金融、出行、医疗等刚需服务带来了极大的想象空间。”


2019年,清流资本在一份非洲研究报告里写道。


正如清流资本的判断,在线支付是2019年非洲最火热的赛道。


统计显示,2019年非洲金融科技产业累计融资近4亿美元,其中大部分在尼日利亚。针对当地市场的OPay、PalmPay、Interswitch和Jumia Pay都获得了资本的关注。


为什么都来做支付?尼日利亚是银行覆盖程度最低的国家之一,95%的交易用现金完成,约6000万成年人没有银行账户(尼日利亚约2亿人口)


而非洲东岸的肯尼亚,移动钱包M-Pesa的活跃用户数在2019年就超过了2000万。


由昆仑万维控股的OPay是较早拿到尼日利亚移动支付牌照的玩家。


OPay早在2018年推出,不到一年成为尼日利亚流量最大的C端钱包运营商。2019年7月和11月,OPay先后宣布完成A、B两轮大额融资,一共获得1.6亿美元。


OPay虽然先入为主,另一家支付公司PalmPay也在奋起直追。


2019年7月,传音和网易合资公司传易旗下的PalmPay宣布获得移动货币运营商牌照,11月正式进入尼日利亚和加纳,同月还宣布获得4000万美元融资。


拿到资金的OPay一路狂奔,在2019年底和2020年初先后发展了摩托车出行ORide、外卖送餐OFood和电商业务OMall。2020年一季度,昆仑万维还给OPay中层员工提供了股份。


但2020年4月时,OPay却爆出裁员降薪。而CEO周亚辉则请辞昆仑万维董事会,全力投入OPay。


2月,尼日利亚最大城市拉各斯禁止了包括ORide的共享摩托车服务。


好在拉各斯订单量在全国占比不大,业务未受大影响。但6月,ORide却宣布关闭业务,据知情人士透露,原因是业务数据不如人意。


同期,出行服务OBus也被关闭。Noah表示,持续的亏损也让业务难以持续。


7月2日,OPay传出已被董事会要求放弃除支付之外的其它业务,回到主力的支付上。而非支付业务线的许多员工被裁员。


尽管OPay在出行和电商领域的拓展遭遇不利,但它的支付业务依然强劲。


2020年6月,OPay宣布其在尼日利亚的用户突破500万,并且处理了超过60%的电子支付交易。


二、传音布道


和周亚辉同样想法,要在非洲占领互联网高地的,还有另一家中国公司——传音。


和昆仑万维在几个月内融资、招人、做地推,以及多个App产品全面铺开的打法不同,传音在非洲的节奏更为稳健。


传音从2007年就开始试水非洲市场,是最早一批瞄准非洲大陆的中国科技公司。


2008年确定品牌战略之后,推出TECNO,主打高性价比、双卡双待的功能手机,慢慢站稳了脚跟。后来传音又推出了低端品牌itel和高端品牌infinix,针对细分消费人群,都取得不错的成绩。


2015年以来,传音在战略上逐渐向互联网业务倾斜。


一面推出音乐播放器Boomplay,另一面,加注对智能手机的投入。2016到2018年的三年来,传音智能机销售额占比从62%跃升至70%。


诚然,由于价格的差异,销售额并不能反映销售数量。至今,功能机仍然占据传音出货量的大头。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传音在2018年出货的1.33亿部手机中,约有70%是功能机。


尽管功能机数量依然庞大,但智能机正在一路追赶。


而卖出的智能机越多,传音进入互联网业务越顺利。毕竟仅靠手机应用预装,传音系产品就能获得规模不小的种子用户。


数据分析机构Canalys 2020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传音的智能手机在非洲的占有率高达36.7% ,远远超过位列其后的三星和华为。


在尼日利亚,TECNO品牌占有率达50%。依靠传音在非洲市场位列第一的占有率,通过手机预装应用,传音能触达到庞大的新兴互联网用户。


手机在非洲的成功为传音打下良好的基础,但传音始终是一家硬件公司,在互联网服务领域的资源和经验仍有欠缺。


因此,相比从零开始,传音选择了抱国内巨头的大腿,强强联合。


回到传音最早推出的软件应用产品——音乐播放器Boomplay。在2017年,它从传音独立,转为合营公司传易音乐运营。结合了传音对非洲市场的理解与网易在音乐领域的经验,Boomplay取得了巨大成功。


到2019年底,Boomplay已经拥有超过6500万激活用户,曲库规模超1500万首,拥有全球最大的在线非洲音乐曲库。到2020年8月,这款应用的注册用户突破1亿。


“传易”这个名字的由来,是源于其两大投资方传音和网易。


2017年9月,传音控股与香港网易互娱共同投资成立传易互联科技公司(Transsnet Technology,以下简称传易),双方各持股45.45%。


随后,传易分设四家公司:传易互联(Transsnet (HK))、传易音乐(Transsnet Music)、传易金服(Transsnet Financial Service)和传易摩尔(Transsnet More (HK)),分别运营短视频应用Vskit、音乐流媒体播放器Boomplay、支付和金融应用PalmPay和Palmcredit,以及资讯应用More。


成立合资公司的脚步不止于此。


2018年,传音联合阅文集团,成立合资公司传阅科技,传音持股49%。


2020上半年,传音出资1900万美元与腾讯旗下公司共同成立Cloudview Technology,提供浏览器服务,传音持股47.5%。同期,传音2020上半年财报显示,传音对传易的持股比例提高到49.71%。


根据传音在财报中给出的说明,传音已与合作企业开发了七款月活用户超1000万的手机应用,非洲音乐之王Boomplay的用户数更是一马当先。


无疑,传音希望在其它产品上复制Boomplay的成功,下一个被寄予厚望的正是短视频产品Vskit和支付业务PalmPay。


2017年9月,传易互联和传易金服相继注册成立后,不到半年,Vskit在2018年3月上线Google Play商店。PalmPay App也在2018年9月上架,尽管当时还未获得尼日利亚的支付牌照。


2019年11月,PalmPay拿下尼日利亚移动货币运营商牌照,并正式推出。


同月,拿到4000万美元融资之后,PalmPay加快了推广步伐:给账单支付提供5%返现、话费充值有10%折扣、给钱包存款还有100奈拉的激励等。


目前,PalmPay的功能还十分基础,限于银行转账、交水电费、充值话费等。但由于尼日利亚太缺好用廉价的银行金融服务,这些基本支付对当地人来说已经带来了极大的便利。


一位PalmPay员工告诉志象网,在保持安全性和成功率的情况下,实现这些简单功能已经非常不易。


做支付需要考虑的后端情况非常多,甚至街头修路都会导致城市断网三天,类似这样的支付失败因素都不在PalmPay的控制范围。据他所述,PalmPay的团队当前的主要任务还是降低成本,以及减少支付环节。


在大力部署支付业务的同时,两家中国公司也在推广金融借贷业务。


OKash和OPay同属Opera公司,是一款现金贷应用,早在2018年就在尼日利亚和肯尼亚推出,如今App下载量超100万。


2019年,传音也开始进入消费贷市场,当年推出了手机分期贷业务Easybuy。2020年起,又推出了Palmcredit,提供各类别的贷款产品。


Easybuy在2019年推出,它以手机App为载体。通过Easybuy购买手机,用户可以只付手机售价的30%,选择三个月或六个月的贷款期,以6%到9%之间的月利率按月还款。


通过与尼日利亚最大的线下零售商3C hub合作,Easybuy单天在单个门店的申请贷款顾客能达到200人,甚至有年轻消费者在三个月内通过Easybuy换了两部手机。


三、巨头之外


对于竞争,传音的一位业务负责人表示,就像中国容得下支付宝和微信,非洲也应当容得下Opay和PalmPay。


因为都来自中国,双方有种“惺惺相惜”的感受,毕竟同在异国他乡,两家公司的中国员工都是一起吃饭聊天的熟人。


2020上半年,虽然OPay在各类业务中受阻,但依靠先发优势,依然是尼日利亚C端支付市场的“老大",两家公司还有不小差距。


非洲C端支付的玩家不止PalmPay和OPay。目前,交易量巨大的尼日利亚支付网关Flutterwave也已经开始推出钱包产品。还有随时可能加入竞争的本地独角兽企业,比如Jumia Pay和Interswitch。


相比多项业务遭遇危机的OPay。上述传音系负责人告诉志象网,在今年3月,疫情开始之初,传易金服内部也在考虑借疫情红利开拓电商业务,但CEO认为不符合公司最初的战略,并未批准。


从2007年开始进入非洲,靠便宜且符合当地习惯的本土化设计(防油防汗外壳、双卡手机、对深色皮肤友好的相机图像算法等),传音手机在2011年便取得市场份额第一的战绩。


得益于过去的成功来之不易,传音在非洲更沉得住气。


在尼日利亚工作的Kevin表示,在他看来,OPay的步伐太过激进。比如ORide在进入拉各斯之后,很快扩张到其它城市,但这些二三线小城“天花板很低”,在一开始的大幅推广过去之后,很快就触到天花板,再如何投入都看不到用户量增加了。


Kevin把原因总结为“国家经济不稳定,有稳定收入来源和消费能力的人比例太小。总之国家还需要成长”。


在不熟悉的地方做生意,遇到文化冲突是常有之事。但在非洲,文化冲突一不小心会上升到种族歧视的程度,甚至会引起当地人对中国公司的抵制。


OPay在最初的线下地推时,从国内带去的早晚总结会就曾带来严重麻烦。比如,在晚总结会时,业绩靠后的组长要接受象征性的惩罚,做俯卧撑。


但这样的工作文化被本地员工视作体罚,并认为公司做法是对黑人的种族歧视,相当于把当地人“当奴隶”,这件事最后引起了法律冲突。


过后,OPay明令禁止了此类体力型惩罚活动。但文化冲突依旧在其它场合发生,比如中国主管批评本地员工时用词不恰当,也会引起员工反感,甚至带动当地人的反华情绪。其它中国公司也发生过此类事件。


“他们内心确实挺敏感,尼日利亚号称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第一大经济体,GDP总值超过南非,这让他们心中自豪。但非洲的殖民历史,又让他们感到被别人瞧不起,所以对‘歧视’尤其敏感,不小心就会冒犯到。” Noah说道。


对本地文化的了解和尊重不足是起因,而部分中国主管的“高位”心态也助长了矛盾因子。


Noah谈到,许多从国内招来的经理大都在国内有出色的业绩和经验,来到非洲之后,也希望把中国的高效带到非洲。


但在跨文化沟通遇阻时,一些经理就会尽可能选择用中国员工,这让当地员工感到被边缘化。另一方面,Kevin指出,中国公司的高管由于英文不好,加上时差原因,很少和本地员工沟通,开会也不带上本地的中层管理者,这样一来,信任就很难建立。


两人都同意,谈到发生此类事件的根本原因,还是归因为发展太快、认知不足。中国经验和本地文化需要时间磨合,尊重也是一件需要学习的事情。


Kevin谈到,OPay失利的另一大原因在于它的全方位布局策略,他认为,OPay的错误在于自己做一切,“把各种出行、送餐和电商都做了,在各个方面都和本地公司抢市场,就把朋友变成了敌人。” 


总的来说,有业务竞争的公司越多,合作伙伴越难找。


在虎嗅发布的文章《中国巨头海外大撤退》的评论中,一条高赞评论直指中国企业在尼日利亚“看不起当地人”。Noah对评论的说法表示认可。在他看来,OPay在短期内布局的领域太多,“管理能力和系统能力都跟不上”,才导致业务一个个关闭。


总结在非洲做互联网的这些年,Kevin用一句话概括:“在非洲,慢就是快”。这里的机会巨大,但对这个市场的投资需要以五年,甚至十年为期来计算。


对于外来公司和投资人来说,耐心和谦虚尊敬之心,是踏上这座大陆之前的首要准备。




广告
广告
最新资讯
家族企业格兰仕:小步靠近资本市场
家族企业格兰仕:小步靠近资本市场
2020-09-17
4126次浏览
家族企业格兰仕:小步靠近资本市场
扎克伯格吐槽苹果“垄断”,背后有何深意?
扎克伯格吐槽苹果“垄断”,背后有何深意?
2020-09-16
4874次浏览
扎克伯格吐槽苹果“垄断”,背后有何深意?
华住市值千亿港元了,季琦为什么还是没有存在感?
华住市值千亿港元了,季琦为什么还是没有存在感?
2020-09-25
2519次浏览
华住市值千亿港元了,季琦为什么还是没有存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