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亿学费不知下落,这家公司是如何垮掉的?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电话:4000-8181-82,邮箱:jh@jhwap.cn 我们将及时处理

“八戒,为师对不住你,没想到你比悟空还能承压。你生动地诠释了“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并成为中国企业家们渡过经济寒冬时,争先恐后高举的一面旗帜。”这是给一头猪的颁奖词。


2008 年汶川地震发生后,一头被埋 36 天,奇迹生还的猪让人们感叹不已。震前,这头肥猪重达 150 多公斤,但在废墟下苦熬 36 天后,它仅剩 50 公斤。得知此事,建川博物馆花了 3008 块钱,把这头猪买下来,取名“猪坚强”,承诺要把它养到自然死亡。


猪坚强的名字轰动一时,热心网友把它评为 2008 年感动中国年度十大动物,还不忘记在颁奖词里“激励”深陷危机中的中国企业家们,雄起、奋斗。


一晃 12 年过去,猪坚强已经到了“猪生之末”,年初,它搬入配备两台空调和专业饲养员的“独栋别墅”养老,人们去参观建川博物馆时,总会顺道看看这头神奇的猪,感怀生命的坚强与奇迹。然而猪坚强仍然坚强着,一些蹭它热点的企业却已经轰然倒塌。


近日,“猪兼强驾校待退学费约 2 亿元”的新闻上了热搜,这个成立之初号称要用互联网改变整个行业生态的明星企业,如今却要靠小程序办理破产债权申报,而其总部早已人去楼空。


“驾校的流水这么大吗?”“做驾校还能亏钱?”“又是一家骗子互联网公司!”热搜之下,网友的疑惑一波接一波,驾校是一门传统生意,客源稳定、利润丰厚,为什么搭上“互联网”的名头,这家公司就不行了呢?是什么导致这家明星企业的灭亡?



那些年被猪兼强广告支配的恐惧,广东人一定难以忘怀。


2014 年 9 月,猪兼强诞生于广州,全名广东猪兼强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猪兼强从成立开始就是迷茫的,想做互联网,但不知道做什么,直到次年 1 月,猪兼强才打定主意,要切入驾培行业,于是广东大街小巷贴满了猪兼强的广告——


公交车上,“学车就找猪兼强”;大学校园里,“骚年,你该学车了”;户外广告屏上,“只要 5680 ,学开车、开好车”;就连向来不准广告商进入的富士康工厂里,也有猪兼强的易拉宝告诉工人们,“再不学车就晚了!”


铺天盖地的广告花了不少钱,却也帮猪兼强打响了名头,当广告上反复出现“大品牌、有实力、信得过”的字样后,一般人很少再去怀疑,这个所谓的大品牌究竟靠什么壮大,又靠什么打造出品牌口碑。


关于这个问题,猪兼强的创始人们先给投资人画了一个饼:非挂靠、无中介、全直营。简单一点,就是要帮学车人避开传统驾校的那些坑。学过车的人都知道,同样的驾校,同一个教练,同样的无情打击和破烂教练车,总会出现无数种学费规格,今天你喜滋滋花 5000 元拿个驾照,还得赔上一条好烟,明天你同事或许只用花 4000 就能搞定。


价格不透明、服务态度差、上车时间少,是传统驾培的 3 个老大难问题。猪兼强认为,这 3 个问题的根源,就出在驾校数量多、规模小,中介横行扰乱市场价格,教练大多只是挂靠在驾校,不在乎服务评价。只要能直营,整合规模,和教练签订劳动合同,就能解决这 3 个大问题。


不管你信不信,投资人们信了。切入驾培市场这一年年末,猪兼强拿到 A 轮 3000 万元融资,不久,猪兼强每月销售额突破 3000 万元,手中的资源也愈加丰富。中国人保、广发银行、7-11 、中国联通等知名企业都成为猪兼强的战略合作伙伴,多家知名媒体也成了猪兼强的重点合作对象。


牛顿觉得,自己能看得更远,是因为他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而在现代社会,这种“大品牌”的速成,或许也是因为它站在了许多真正的大品牌的肩膀上。


在中国人保的支持下,猪兼强推出“一次缴费、两次机会”的五次不过险服务,给那些科目二困难症患者吃了一剂强心丸;牵手京东金融后,猪兼强又推出“先学车、后付款”的服务,以免息、分期等多种形式,激发那些囊中羞涩人群的学车欲望。


一切看起来都很美好,进入驾培市场的第二年冬天,猪兼强就完成了高达 1.2 亿元的 A+ 轮融资,一个估值数十亿的“互联网新型驾培企业”,眼看就要冲出水面。



那么,猪兼强的互联网基因到底体现在哪里呢?


有人说,在于它的营销和拉新方法。铺天盖地的广告不必多说,说说猪兼强引以为豪的提成拉新方法。学员决定在猪兼强学车后,会被引入一个电子商城,在线支付后就成了会员,拥有一项“特权”——推荐新会员,每推荐成功一个,都会获得一些“金猪”, 10 个金猪可以兑换 1 块钱。这套提成系统根据会员的身份不同,有几种计算方式:普通学员和普通员工,每人只有 1 条线;销售部员工,每人有多条线;代理点视同员工,有 3 条线。推荐到一定数量后,能获得“猪头”,即相当数额的奖励。


这种拉新方式太古老了,虽然也有不少互联网企业使用,但它真的能算作互联网基因的证明吗?


也有人说,猪兼强的互联网新型驾培,在于它的运营平台建设。猪兼强搭建了网页端、移动端 APP 和评价系统,让所有学员的信息都电子化,学员可以随时随地拿出手机,查看自己的学习进度。而从驾校和教练的角度,猪兼强也搭建了一个完善的系统,方便实现驾校的规范化管理。


这些努力很有意义,但这叫做“电子信息化”,而不叫互联网基因。企业把所有信息搬到服务器储存起来,本质上就像卖煎饼的大爷查账从一张张数钱,变成看微信钱包,而煎饼摊还是那个煎饼摊。


纵观猪兼强的经营模式,大致分为几个环节:来到一个新城市,收购当地已有驾校,更换品牌,建立营销中心、推广部门,大力营销,再接上传统驾校培训—考证那一套。


也就是说,号称“互联网新型驾培企业”、“不能改变一个世界,也要改变一个行业”的猪兼强,只是在传统驾校的基础上,多了大量的营销环节,新瓶装旧酒罢了。而那些耗费重金收购而来的驾校,一方面也许方便猪兼强统一管理了,但另一方面,不仅没有独特性,还会造成传统“重资产”模式下的经营难题,拖累现金流。


“重营销、易复制、烧钱快、一旦开始扩张就难以停下”,如果单从这一点上看,猪兼强确实很像一个互联网公司。



然而,评价一家企业的好坏,不在于互不互联网、新不新,而在于它为用户提供了什么价值,它在火爆之后还能活多久。


猪兼强是一家驾培企业,但从一开始戴上“要靠互联网改变整个行业”的高帽子,它就从不甘心只做一个驾培企业。在猪兼强的规划版图里,它能涉及的还有资产管理、文化传播、汽车销售和保险代理这几大板块,支撑起猪兼强管理层信心的,是那些依靠营销,短期内所吸引来的大量学员——按照互联网企业的说法,这就叫流量。


在猪兼强的设想里,学员拿到驾照之后,可以在猪兼强合作的汽车 4S 店里买车,还能推荐别人来买车,以此享受返还部分学费的优惠。买完车之后,学员可以顺道在猪兼强买份汽车保险,如果想换车了,猪兼强还能提供二手车代卖。总而言之,只要和车有关,猪兼强都能做,它要“盘活整个相关利益的交叉口,从而推进整个行业的优化”。



除了这种“我全都要”的野心,猪兼强还开始跨界,进入娱乐圈。


最典型的一次就是 2016 年 4 月,猪兼强策划开办的“2016 陶喆无二不乐广州演唱会”。这场演唱会猪兼强亏了几千万的广告宣传费,但在“财大气粗”的管理层看来都不算什么。一位内部员工说,“看似亏了,其实完成了常规宣传、推广之余,还拉动了学员增长,这还没算演唱会刷屏时的潜在露出呢。”


彼时台湾明星陶喆的一场地方演唱会,能否构成社交媒体刷屏还未可知,猪兼强已经为这种动辄上千万的亏损找好了理由。



当猪兼强内部还为陶喆演唱会成功举办兴奋不已时,大量涌入的学员已经让平台难以消化。自 2016 年起,网上的猪兼强维权群已经开始运作。许多学员反映等待时间长,有人 2 月份交钱,等了 7 个月,才开始上理论培训课,签的合同也和承诺的不一样,根本不是谈好的那家驾校。还有人表示,猪兼强的售前说得天花乱坠,交完钱连售后电话都打不通,客服频繁更换,好不容易打通了,售后的解释竟然是“打电话的人太多,所以拔了电话线,过段时间才恢复”。


一家看上去光鲜靓丽的企业,扒开广告的外衣,才能看出草台班子的本来面目。


尽管如此,猪兼强还是靠着大量营销,引来源源不断的客户,在骂声和争议声里坚持了好几年。去年,猪兼强被卷入一则诉讼,冻结了 4000 万元,整个公司现金流几近枯竭,但猪兼强却没有停止招生,于是网络维权群里交完钱却上不了课的学员越来越多,连签约教练也加入进来,声讨猪兼强长期拖欠工资。


终于在今年 7 月,猪兼强资不抵债宣告破产清算,此时猪兼强广州总部大楼早已人去楼空,不仅是学员的 2 亿学费没有着落,就连旗下驾校的教练车辆等财产也都不知去向。


戏剧性的是,这家原本号称要用互联网改变整个驾培行业的企业,如今却只能用小程序办理它的债权申报, 而它的自然人债权人,也就是那些被拖欠工资的签约教练和学员们,仅仅是广州地区,就多达 2 万多人。


我国驾培行业潜在规模很大,是千亿级别的市场。猪兼强想给这个传统行业,套上互联网的火车头,这种想法本身没有错,只可惜在具体操作过程中,还没学会走,就想着跑,明明想解决行业的痼疾,最后却利用这些痼疾,为自身牟利。


一家猪兼强死了,还有很多“猪兼强”靠套路活着,但真正“互联网企业”的生存之本,从来不是套路。猪坚强熬过了废墟下的 36 天,也熬过了漫长的 12 年,有些人只记得蹭它的热点,却不记得它是怎么不抛弃、不放弃,靠长期积累的能量渡过难关的。打铁还需自身硬,这个世上,李鬼遍地,李逵难得。




广告
广告
最新资讯
中国锦鲤2.0翻车:信小呆的超级主播梦碎了?
中国锦鲤2.0翻车:信小呆的超级主播梦碎了?
2020-09-14
3602次浏览
中国锦鲤2.0翻车:信小呆的超级主播梦碎了?
谁才能拯救「失落」的出租车?
谁才能拯救「失落」的出租车?
2020-09-25
4814次浏览
谁才能拯救「失落」的出租车?
日系不甘做老二
日系不甘做老二
2020-09-12
2333次浏览
日系不甘做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