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波互联网商业模 式将来自加密世界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电话:4000-8181-82,邮箱:jh@jhwap.cn 我们将及时处理

《哥德尔、艾舍尔、巴赫——集异璧之大成》对我影响很大,我高中做的论文,讨论机器是否有朝一日能够进行思考。AI和计算机科学的碰撞把我引上哲学道路,然后我去哥伦比亚大学进修哲学,之后我对历史和创新产生兴趣,一直持续到现在。

看很多优秀的创新,都是被一小撮有点疯魔的人带动。他们背后的动力是“问题的有意思程度”,而不是什么实用性。比方说很多比特币参考的早期技术,那些人并没有打算颠覆美联储,或者挑战Facebook和Google的计算机,他们是真的对那些极晦涩的专业问题感兴趣。

那么多重要的技术都在车库和宿舍里诞生并不是纯粹的巧合,而是和现实有关:生活中很少有能够让人十多年长期专注于某些事情的情境。很多有才华的人,利用周末和下班后的业余时间,受“问题的有意思程度”驱使,做出来的东西更有可能具有前瞻性,虽然今天看着没什么实际用途。

1、现在聪明人周末做的事,会是其他人未来十年的工作。

中本聪的比特币白皮书就完全没讲要颠覆世界什么。我把它贴墙上,其实很短,一张海报里就能塞下整个白皮书的内容,是个很低调的开端。

就说比特币区块大小的内战,理论上就是关于GitHub代码里一个数字的争论。实际上它是区块链技术或者比特币背后两种理念之间的冲突。一些人相信它的目的就是颠覆美联储,这是密码朋克、自由意志主义者的看法。站在另一方,则把它视作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上面可以造很多东西的新架构。那些东西可以和经济有关联,比如货币。

我认为比特币本身很有趣,它能做的还有更多。所以这边不仅仅想改一个参数,还打算做其他事情,比如加上一个更强大的编程语言。当然,我们是败下阵来了。但是2014年以太坊就出现了,而他们的社区和我们算同一阵营的。以太坊和一系列由它激发的事物,对技术社区而言是极大的鼓舞。

计算行业分成两个主要的独立周期:金融周期和产品周期。关于金融周期中我们现在的处境,最近出现了很多呼声。金融市场也得到了极大的关注,它们的波动往往无法预测,有时还大起大落。相对而言,产品周期方面受到的关注就少一些,尽管事实上产品才是计算行业发展的真正推动力。

通过对过去的学习和延伸到未来的思考,我们可以了解并预测产品周期。

技术产品周期在平台和应用之间是相互促进相互增强的。新平台支持新应用,而新应用又反过来让新平台更有价值,从而创造出一个正反馈循环。往小一点说,分支技术周期总是在发生,但每隔一段时间,从历史上看是每隔10到15年,就会开始出现重要的新周期,整个地重塑计算领域。

PC(个人计算机)的出现让企业可以创造文字处理器、电子表格和其它许多不同的桌面应用程序。互联网让搜索引擎、电子商务、电子邮件和信息、社交网络、SaaS业务应用和其它许多服务成为可能。智能手机造就了移动通信、移动社交网络和拼车共享等按需服务。今天我们正处在移动时代中间,可能还有更多移动创新正待到来。

每一个产品时代都可分为两个阶段:孕育阶段(the gestation phase):新平台开始引入,但价格昂贵、不完整且/或难以使用;成长阶段(the growth phase):解决了以上问题的新产品出现,开始迎来指数级爆发增长。

Apple II发布于1977年(Altair发布于1975年),但直到1981年IBM个人电脑的出现才正式启动了PC行业的爆发。

互联网的孕育阶段是1980年代和1990年代初,那时计算机还只是学术界和政府机构所使用的基于文本的工具。随着1993年Mosaic网页浏览器的出现,互联网进入成长阶段,至今仍在继续。

1990年代是功能手机的天下,新千年初出现了Sidekick和黑莓的早期智能手机,但直到2007到2008年iPhone和之后的Android出现后,智能手机才真正进入成长阶段。自那以后,智能手机就开始了爆发式增长:今天拥有智能手机的人数已超过20亿。预计到2020年,全球人口的80% 都将拥有智能手机。

如果10到15年的周期模式还会重复,那么几年之后,计算时代就应该会进入下一成长阶段了。以此看来,现在处在新时代的孕育阶段。

2、下一个计算时代会是怎样呢?

在硬件和软件领域已有很多重要趋势可以让我们一窥未来。下面我将对这些趋势进行探讨,然后给出关于未来可能模样的一些想法。

硬件:体积小、价格便宜、无处不在 在大型机时代,只有大型企业才能买得起电脑。小型机是规模较小企业的选择,PC用于家庭和办公,而智能手机则是个人使用。我们这个时代,处理器和传感器的体积和价格都还在持续下降,计算机的数量也将因此远远超过人类的数量。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有两个:一是过去50年里半导体产业的稳步推进(摩尔定律);二是Chris Anderson所称的“智能手机大战的和平红利”:智能手机的巨大成功导致大规模投资进入处理器和传感器领域。如果你拆开一架现代无人机、虚拟现实头戴设备或物联网设备,你就能在其中找到大部分智能手机组件。 在现代半导体时代,人们关注的焦点已经从独立CPU转向了被称为系统级芯片(SoC)的专用芯片组合。

典型的系统级芯片包含高能效的ARM CPU,外加用于图像处理、通信、电源管理、视频处理和更多功能的专用芯片。

这种新架构让基本计算系统的价格从约100美元降至约10美元。售价仅5美元的树莓派Zero是一款计算速度达1GHz的Linux计算机。在同等价位上还能买到运行某个版本Python的带有WiFi功能的微控制器。不久之后这些芯片的成本就将低于1美元,其成本效益足以让我们在几乎任何东西中嵌入一部计算机。

软件:人工智能的黄金时代

今天在软件方面发生着许多令人兴奋的事。分布式系统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随着设备数量的指数级增长,它对多台机器的并行任务与设备之间的通讯和协调也日益重要。有趣的分布式计算技术包括Hadoop和Spark这些用于并行处理大数据问题的系统,以及用于保护数据和资产安全的比特币/区块链技术。

但也许最让人兴奋的软件突破正在人工智能(AI)领域内发生。人工智能有很长一段糅杂着炒作和失望的历史。阿兰·图灵自己曾预测说,到2000年时机器将有能力成功模仿人类。但,现在我们终于有理由相信人工智能终于开始进入黄金时代了。

人工智能的很多兴奋点都集中在深度学习上,机器学习技术大众化的开端是现在已经非常出名的2012年谷歌推出的使用巨大计算机集群来学习鉴别YouTube视频中的猫的项目。深度学习是神经网络的传承,神经网络这项技术可以追溯到1940年代。得益于新算法、廉价的并行计算和广泛可用的大数据集等因素的结合,这项技术终于重现生机。

人们很容易将深度学习误认为是又一个硅谷流行语。然而它所带来的兴奋得到了令人印象深刻的理论和现实世界的结果的支持。比如,ImageNet挑战(一个流行的机器视觉大赛)获胜者的错误率在使用了深度学习之后出现了20-30%的下降。使用深度学习,获胜算法的准确度也在稳步提高,到2015年时已经超过了人类的表现。

许多与深度学习相关的论文、数据集和软件工具都已经开源。其所带来的民主化效应让个人和小型企业能够打造出强大的应用。WhatsApp仅凭50名工程师就能够打造出为9亿用户提供服务的全球信息系统;相比而言,前几代信息系统需要数千名工程师。这种「WhatsApp效应」现在正在人工智能领域出现。类似Theano和TensorFlow这样的软件工具与用于训练的云数据中心和低廉的GPU相结合,让小团队的工程师也能够打造出最为先进的人工智能系统。

例如,有一个单独的程序员正在开发一个利用TensorFlow给黑白照片上色的小项目。另外还有一个小型初创公司打造了实时物体识别:这让人不禁联想起一部科幻电影中的著名场景:大型科技公司首先发布的一个深度学习应用是Google Photos的搜索功能,其智能程度让人震惊。

很快我们就能看到各种产品中智能的显著提升,包括语音助手、搜索引擎、聊天机器人、3D扫描仪、语言翻译、自动驾驶、无人机、医疗成像系统等。

初创公司打造人工智能产品需要在特定应用上保持高度的关注,这样才能抗衡将人工智能作为首要发展重点的大型科技公司。人工智能系统会随着收集数据的增多而变得更好,这意味着可以创造一个良性滚雪球的数据网络效应(更多用户→更多数据→更好的产品→更多用户)。地图初创公司Waze使用数据网络效应打造的地图比其它更有资本的竞争者好很多。成功的人工智能初创公司都会遵循类似的策略。

软件+硬件:新型计算机 现在有各种各样的计算平台处于孕育阶段,很快它们就将变得更好——可能进入成长阶段——因为它们整合了现在最先进的硬件和软件。尽管它们的设计和封装方式各不相同,但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主题:它们通过在世界顶层上嵌入智能虚拟层赋予我们新的增强的能力。下面是一些新平台的简要概述:

汽车

谷歌、苹果、Uber和特斯拉这样的大型科技公司正向自动驾驶汽车领域投入重要资源。特斯拉Model S这样的半自动汽车已经公开上市,能力也在快速提高。全自动驾驶所需的时间更长,但可能不会超过5年时间。现在已经有几乎能与人类司机并驾齐驱的全自动驾驶汽车了。但是基于文化和监管方面的原因,全自动驾驶汽车只有在远远超过人类司机时才能被广泛允许。

预计还将有更多大量投资投入自动驾驶汽车。除了大型科技公司,大型汽车制造商也开始对自动驾驶严肃起来。你甚至还将能看到一些初创公司的有趣产品。深度学习软件工具已经非常好用了,一个单独的程序员就能做出一辆半自动驾驶汽车。

无人机 今天的消费级无人机包含了现代的硬件(大部分智能手机组件外加机械部件),但软件却相对简单。不远的将来,我们将看到整合了先进的计算机视觉和其它人工智能技术的无人机,从而使它们更加安全、更易于操控且更加有用。无人机娱乐录像还将继续流行,但也将出现重要的商业实用。有成千上万种涉及到攀爬建筑、高塔和其它结构的危险工作,使用无人机能让这些工作变得更为安全和高效。

物联网(IoT) 物联网设备最明显的应用目的是为了节能、安全和便捷。Nest和Dropcam是前两个目的中比较受欢迎的例子。而在便捷上,亚马逊的Echo是最有趣的产品之一。

在真正尝试Echo之前,大部分人都认为它只是一个噱头,而一旦尝试后,他们会惊讶原来它这么有用。Echo是「长期在线语音」作为用户交互接口能够多么有效的伟大演示。在能够进行全面对话的通用型人工智能出现之前,我们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但就像Echo一样,目前声音可以在限制范围内获得成功。随着最近深度学习领域的突破,人工智能的语言理解能力也会获得提升,从而开启其产品设备之路。 物联网也将在商业环境中得到应用。比如带有传感器和网络连接的设备在监测工业设备方面具有很大的用处。

虚拟现实(VR) 对虚拟现实而言,2016年是让人兴奋的一年:Oculus Rift和HTC/Valve Vive(也许还有索尼Playstation VR)的发布意味着舒适的、真实感极强的虚拟现实系统终于走向了公众。虚拟现实系统需要达到非常好的程度才能避免「恐怖谷」陷阱。合适的虚拟现实需要特殊的屏幕(高分辨率、高刷新率和低残留)、强大的显卡和追踪用户准确位置的能力(之前推出的虚拟现实系统只能追踪用户头部的旋转)。今年,公众将首次体验到什么叫「出离(presence)」——当你的感官被完全欺骗时,你会感到被完全传输到了虚拟世界中。

虚拟现实头设还将继续改进并越来越便宜。主要的研究领域包括:1)用于创建渲染和/或拍摄虚拟现实内容的新工具;2)用于从手机和头设中直接追踪和扫描的机器视觉;3)用于主控大型虚拟现实坏境的分布式后端系统。

增强现实(AR) 增强现实可能在虚拟现实之后到来,因为增强现实需要大部分虚拟现实所需的东西还外加一些新技术。比如,增强现实需要先进的低延迟的机器视觉以在同一个交互式场景中令人信服地将真实和虚拟物体结合。也就是说,增强现实可能会比你预想得更快到来。

有可能10-15年的计算周期已经结束,移动是最后的时代。但也有可能下一个时代并不会很快到来,或者只有前面所谈论的新计算类别中的一个子类最终会变得重要。 我倾向于认为我们并不只是处于一个,而是很多个新时代的风口浪尖。“智能手机大战的和平红利”创造了新设备的“寒武纪大爆发”,而软件,尤其是人工智能的发展将让这些设备变得智能和有用。上面谈到的许多未来技术今天都已存在,并会在不远的将来得到广泛的应用。 观察者也已经注意到许多这些新设备都还处于他们“尴尬的青春期”。这是因为他们都还处于孕育阶段,就像是70年代的PC、80年代的互联网和2000年代早期的智能手机;我们看见了一点尚未到来的未来。但未来正在到来:市场有涨有跌,兴奋感也起起落落,但计算技术一直在稳步向前推进。

4、区块链会带来那些更好的产品吗?

我在2013年加入创投界的巨头Andreessen Horowitz。差不多同一时期,完成了区块链项目的第一笔投资,Ripple。此后,我领着公司做了一系列加密货币方向的投资,包括Coinbase、OpenBazaar和Mediachain。就在2019年年6月,Andreessen Horowitz宣布设立一支3亿美元的加密货币专项基金。

从因特网发展历程的角度来看,互联网一开始的出发点,最棒的方面就是开放、去中心化的协议,差不多2008年前都是这样。或许智能手机就是一个转折点,然后谷歌、苹果、脸书、亚马逊这些中心化服务发展壮大。

今天的互联网更像是迪士尼乐园。如果我在迪士尼乐园开了餐厅,乐园认为我赚钱太多,就可能抬高租金或者改变规则。现在脸书、谷歌和苹果上造的东西就是这样。我们生活在这个迪士尼乐园般的互联网里,不如以前那么多样化、令人激动,不再那么有趣和富有创造力了。

这毁了那些有创意的商业模型,如果我们不做点什么去改变这现状,会在创业领域付出巨大的代价,错失很多机会,下一个Mark Zuckerberg、 Larry Page将很难起步把生意做起来。要么用政策调控,要么提供更好的产品。我倾向于后者,通过自由市场解决这些问题。

区块链会带来那些更好的产品吗?对我而言,区块链技术最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它能提供更丰富、更高级的协议。它们有Web 1.0最棒的特征——去中心化的治理:规则都是固定的,人们可以在此基础上创造、投资。

但是相比之下区块链又有更高级的性能。一种看待区块链的方式是把它当作社区拥有的数据库。

Web 1.0那时候是没有数据库的,用计算机科学里的话讲,就是没法记录状态。而今天的以太坊可以存储任何代码、名字或者其他数据。你可以在这个丰富的数据库的基础上实现更强大的服务,同时又保有Web 1.0和Web 2.0的一些属性。一些人称之为Web 3.0。Web 2.0里是“不作恶”。Web 3.0里是“不能作恶”,这被烙在代码里了。

脸书、推特、亚马逊、谷歌这些网络真是不可思议的强大。特朗普完全击垮了谷歌的新闻排序。这些问题会越来越靠近政治引爆点,到一定时候,人们会开始发问,谁来决定哪些人要从平台移除?规则又是什么?随随便便让某公司的几个产品经理来决定新闻的真假,这就是我们身处的社会所作出了的选择么?

话说这些公司自己估计也不想背黑锅。那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呢?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对加密货币社区治理如此痴迷。治理就是:我们怎样才能不犯同样的错误?如何建造新的平台,用代码让人不能作恶?听上去都像是乌托邦式的幻想,但是一旦做出来,它将为创业者提供经济激励,也会给投资者创造很多机会。

5、以下是一些令我们感到兴奋的领域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互联网技术投资催生了数十亿人每天使用的产品及服务,这包括信息传递、视频会议、电子商务以及它们之间的一切。我们认为,继续投资于互联网的长期发展,以满足人们在未来几十年的需求是很重要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兴奋地宣布一支新的5.15亿美元基金,它将用于投资加密货币网络及业务。以下是一些令我们感到兴奋的领域:

下一代支付系统

我们今天所使用的支付系统,它们的设计源自于半个多世纪以前,在转移和分配价值的方式方面,支付系统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而在没有第三方参与的情况下,快速、廉价地传递实际价值,这在技术上很快将成为可能,正如同今天我们传递电子邮件或照片等数据一样。

支付型区块链正拾起比特币的遗珠,它们解决了货币波动性和结算交易时间问题。与Venmo或PayPal等服务不同的是,在这些支付型区块链服务中,数字IOU被发送来代替实际的货币,在这些系统中,你只需要点击“发送”,接收者就能够拥有实际的价值,而不需要依赖于第三方。这类加密货币就如同现金:而比特和字节本身就是承载工具。在现有系统中,发送方和接收方必须具有适当的银行基础设施,而支付型区块链则不同,它们不需要银行账户,从而为全球超过20亿未开设银行账户的人开放了金融服务。

对于已经习惯于传统支付方式(如银行卡和信用卡)的人来说,新系统可以提供急需的升级,显著减少摩擦(如不必要的费用、呼叫中心、传真、延迟、隐私泄露,以及通常过时的流程),并提供更令人愉悦的现代化用户体验。把钱变成纯比特(bit)的形式,也让软件开发人员能够像处理照片和文本那样,围绕着钱创造性地设计新的服务。支付型区块链之于银行的影响,正如电子邮件之于邮局,或者是VoIP服务之于长途运营商。

现代价值存储

消费者,特别是数字原生用户以及那些身处货币动荡地区的消费者,会希望获得一种现代化、稀缺、安全、经久耐用、便于携带且不受审查的价值存储。即使是我们这些处于经济稳定地区的人们,也越来越怀疑货币供应的管理问题。黄金长期以来一直扮演着法币的替代品,而比特币则是一种数字替代品,它正在世界范围内得到认可及采用。

去中心化金融(Defi)

DeFi是金融服务的新堆栈, 例如借贷、衍生品、保险、交易、众筹等,都将建立在包含开放互联网核心价值的区块链之上,其中包括:

1、对世界上任何人的开放访问;

2、承诺开源代码;

3、第三方开发者的无许可扩展性;

4、低费用,近乎免费;

5、由密码学保障的安全性与隐私性;

DeFi已被早期用户和开发人员迅速采用。用户们已经在领先的DeFi协议中部署了数亿美元,而开发人员已拥抱了DeFi的开放性以及丰富的设计空间。推动开源软件兴起的主要力量之一是可组合性 —— 即对软件组件进行混合和重组的能力。随着可编程的信任、稀缺性和价值成为新的构建基础块,DeFi可以对金融组件进行相同的重组和试验,从而使开源软件变得更加强大。

创作者获利的新途径

在互联网的历史上,已经出现了很多新的商业模式,包括横幅广告、搜索广告、视频广告、应用内付款以及数字订阅。每一种新的商业模式,都有助于为创作者提供一套新的数字服务和新的收入来源。

我们认为,下一波互联网商业模式将来自加密世界。创作者可通过token模型绕过看门人,并让粉丝直接获得利益,而不是通过收取高租金并制定自助规则的集中式看门人来吸引观众。

如今,视频游戏行业正处于这一趋势的前沿,它们正尝试一些可以在二级市场上交易、在游戏之间转移的数字产品。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还期待看到加密token模型被应用于其他创作活动,包括写作、音乐、播客、编程、设计等。

Web 3.0

互联网如此强大的一个关键原因,在于它主要是基于软件的,所以可以在它之上创建新的网络。最初,这意味着基于诸如电子邮件和Web之类的开放协议网络。而最近,这意味着像Facebook、Twitter和Uber这样的公司网络。

拥有网络的公司,在重要问题上拥有单方面的权力,例如指定谁可以访问网络、收入如何分配、支持哪些功能、如何保护用户数据等等。而这造成了对立,因为企业利益往往与依赖网络的人(包括用户、开发者、企业和创作者)的利益是相背离的。

而区块链可以创建去中心化的网络,其在网络参与者之间如何分配控制权和资金方面,能够做出强有力的承诺,“Don’t be evil”正由“can’t be evil”所取代。早期的例子是存储网络,在这种网络中,社区之间可共享经济,而决策则是由社区成员而不是公司委员会来做出的。

我们仍处于Web 3.0 的早期构建阶段。高性能可编程区块链,将使得去中心化网络开发变得更容易访问。经过多年的研发,对于不久的将来诸多下一代可编程区块链的推出,我们感到兴奋。

这些是人们已经在构建的几个领域,但它们仅触及了企业家们梦想中尚未实现应用的表面。同样,在2007年的时候,手机上的应用会如何改变我们移动、消费、旅行、交流甚至约会的方式,在很多方面还不明显,很难想象基于区块链计算平台的最佳应用及用例是什么。


广告
广告
最新资讯
美国慢病远程医疗公司「Ro」获2亿美元C轮融资
美国慢病远程医疗公司「Ro」获2亿美元C轮融资
2020-07-31
3518次浏览
美国慢病远程医疗公司「Ro」获2亿美元C轮融资
爱花钱的游客没有了,奢侈品牌要怎么办?
爱花钱的游客没有了,奢侈品牌要怎么办?
2020-07-28
4276次浏览
爱花钱的游客没有了,奢侈品牌要怎么办?
大学专业能不能决定你的人生?
大学专业能不能决定你的人生?
2020-07-30
4640次浏览
大学专业能不能决定你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