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学区房就像一场豪赌,那我也赌了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电话:4000-8181-82,邮箱:jh@jhwap.cn 我们将及时处理

一套每平米19万元的新房源从挂牌到成交,最短需要多长时间?

北京西城区最近给出的答案是,3小时。

5月12日,西城区金融街附近一套65.5平米的学区房被挂到网上,报价1300万,一个小时内,4波家长赶来看房。又过了一个多小时,房源下线,成交完成。房子被其中一名家长买走,1265万,全款。

没时间留给你观察犹豫,更没机会给你商量或是筹款。一拨拨买主或许还在赶来的路上,房,已经没了。就像那通往未来的末班列车,已经轰隆隆擦身而过。

这源于4月30日教委发布的新政:从7月31日起,西城区将实行多校划片,新购房者子女入学不再对应指定学校,改为电脑派位的方式。

北京城区的其他5区,从2017年开始就陆续推行了多校划片制,只有教育资源最为充沛和集中的西城区例外。新政意味着,买房就一定能上名校的机会即将在北京消失。7月31日政策实施前的3个月,是留给家长们追赶通往孩子美好未来的最后一列班车。

时间紧迫,许多原本还在观望的家长,再不敢犹豫不决,他们开始行动起来,留给他们的考虑时间,被压缩成以小时计。

5月12日上午,李岩看中了月坛片区的一套学区房,总价618万。他从事医疗器械行业,经济状况不错,但目前手头可周转的现金只有100多万。他问业主,支付尾款的时间能不能缓一缓?

业主没有等他。当天下午,那套房子就卖给了别人,对方一次性付清。

李岩的孩子明年就要上小学,他原本计划让孩子上国际学校,思前想后,在4月份改了主意,却正好撞上新政。错过这套房,他担心再也不能在新政实施前找到合适的小户型——如果勉强购买60平以上的两居,首付将超过600万,那对他意味着极大的经济压力。

黄波五一假期看了十来套房子后,他没有着急定下来,打算回去考虑考虑。5月9日,他接到房产中介电话,说被他列为第一志愿的房子,有人打算入手了。他跟妻子急忙奔到中介门店。3个小时后签下购房合同。房子到手,黄波终于松了一口气,感觉像做了一场梦一样。

56平,770万左右,单价接近14万一平。黄波买下的是西城区什刹海附近的学区房,对口“老牌牛小”皇城根小学。黄波的孩子两岁多,有了这套房子,4年后就能稳妥无误地进入皇小。

孩子出生不久,黄波就开始考虑学区房的事情了。经过考察,他发现年末是一个价格低点,入手最合适。按照他的计划,从3月开始看房,年底成交,中间有大半年的时间筹款,经济压力相对小。4月30日的一纸政策,把他之前的计划全打乱了。

最热门的金融街学区,出现了近两年的房价历史新高。对口宏庙小学的丰汇园小区,有房源标出超过26万每平方米的价格,这张截图在家长群里广泛流传。

与房市一起加速摇晃的,是家长们突然倍增的纠结和压力。时间窗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缩短。“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观念已经深植于家长们内心,然而,巨额的房价,短促的时间,孩子的光明未来,捉襟见肘的生活,该怎么平衡?怎么选择?

2

家长们追赶的脚步有多匆忙,房产中介的感知恐怕最为直接。王欣所在的门店位于西城的月坛学区,内有育民小学、三里河三小等多所重点小学。四五十平米的一居室放在以往,她要花半年时间才能卖出去,而现在,她和同事“一个晚上就卖六七套”。

最近每天,她从早上8点开始就跟客户通电话,手机响不停,一大早到门店,工位上一个同事也没有,全都出去看房了。往常那个时间,他们会先开个晨会,再出门发发传单,“现在没有时间干这些了”。

比起教育资源相对均衡的月坛片区,同时拥有“宇宙牛小”和普通小学的金融街片区情况更加疯狂。一旦电脑派位,这里的家长将面临孩子的学校一不小心从天上到地上的巨大落差。同样是在金融街学区,最好的实验二小与底部的华嘉小学附近的学区房,每平米单价的差距高达9万。多校划片在这样的片区必然将引起最大的波动。

家长们坐不住了。热门牛小——例如拥有80%比率直升顶级重点中学的宏庙小学——附近成为家长们最先抢占的区域,尤其是总价低的小户型最为抢手。

金融街门店的房产中介崔浩证实了26万每平米房价信息的真实性:“40平左右的房子确实单价达到了26万,60平以上基本保持在20-22万之间。”

五一期间,崔浩所在的大区十几个门店,每天成交量都在十几套。这在以前是不能想象的数字,即使在行情最好的节假日,成交量也就在四五套。

买家连房子都不看就直接签约,在这段时间不是稀罕事。毕竟性价比高的房源太抢手了。家长们买学区房主要看总价,而面积、环境、设施,这些普通买房者最关注的因素,在这里并不太重要。

5月13日,崔浩亲眼见证了德胜学区对口西师附小的一套房子,27平米总价500万,当天来了19个客户看房,被其中一个买走。这种热门房源,业主坐地涨价几十万,也依然有人入手。

“有什么好看的?这种学区房,就是老破小,条件都差不多。“一位家长感慨,买学区房最不必考虑的就是生活品质,西城重点学校附近老小区居多,价格合适的更都是上了年纪的老房,最老的建于上世纪50年代,内部设施老化,必须要请人施工,翻新一遍才能住人。

“没有环境可言,去了就看,条件合适就下手。”房产中介王欣在给客户介绍的时候直言不讳,家长们也早已对这情况了然于胸,没有奢求。“咱们西城这边,你买1600万,跟1000万,跟600万的房,其实是一个概念,只是面积大小。环境差不多,停车问题都很难解决。”王欣说。

为了孩子能上好学校,北京的家长愿意拖家带口搬离舒适的大房子,住进这样的房子里。况且,“这样的房子”,也是要挤破了头,付出巨大的财力,才能求得一个的稀缺资源。

在改革的前夜,谁也不知道错过这最后的一班车,对于孩子的未来意味着什么。家长的每次选择更像是豪赌。赶在7月31日前买入学区房的家长们,决定赌这一把,拿钱换心安。

后台的成交数据在飞快更新,王欣眼见着一套套房子上线了,几个小时后又下线了,连连感叹:“确实挺疯狂的,太疯狂了!”

3

4月30日傍晚,新政刚刚推出,马健正准备下班,接到房产中介打来的电话,语气喜气洋洋:“恭喜您,您的房子真是买对了,涨价啦!”前一天,马健刚刚办完新房的所有手续,西城区月坛片区对口育民小学的一套一居室,50多平米,670多万。

5月2日,马健再去看同小区同样户型的房子,已经卖到710万,相差30多万,北京一个中等收入白领一年的薪资。

马健觉得自己很幸运。学区房手续办好后,他终于没有再失眠了,连着睡了几个好觉。他39岁了,是一家国企的中层。孩子4岁,还有2年才上小学。3年前,他就开始研究学区房,一直倍感焦虑。他的第一套房买在大兴,孩子长到一岁,他想到教育问题了,翻出家附近学校近3年的高考数据,发现一个考上清华北大的都没有。

他铁了心要让孩子离开大兴,去市中心上学。起初,马健着眼在东边,在朝阳区看了一圈。他35岁才有了这个孩子,当时身边同龄人的孩子都到了上学的年纪。最近几年,他慢慢发现,邻居、同学都把孩子送到了西城区。他这才开始研究西城区的教育资源,最后把视线锁定在了月坛小区。

这个探索的过程是以时间和精力为代价的,长达3年,对马健来说,最后的决定是审慎又审慎的结果。为了挑选一个性价比最高、最合适的学区房,马健报过培训班,每堂课两千块钱的课程,每次只允许学生提几个问题。讲解学区房的公众号他关注了很多,他是愿意付费的用户。

2019年底,他终于决定下手了。实在太累了,他和妻子每个周末带着孩子四处奔波看房,最开始预算首付400万以内,发现西城区没有一套学区房符合要求,预算越扩越高,对学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原本只打算让孩子上个普通市中心学校,3年考察过后,他决定让孩子上北京最好的小学之一,哪怕辛苦一点。预算和期待相互撕扯,仿佛永远找不到合适的房子。

做出最终的决定,却快得出人意料。两分钟,马健进到房子里走了一圈,当时有老人正住在里面,他看了一眼立刻退出来,决定买下它。为什么这么快?“超过3分钟我可能就不想买了,太差了。”马健苦笑说,但这一套,已经是他看过性价比最高的了,房子在顶层,因此比其他房子单价便宜。

买下这套房子时,马健做好了房子会降价50万的准备。他知道西城区的学区政策早晚会改,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中介的祝贺并没有让他感到开心,他很清楚,微弱的涨幅是暂时的,7月31日之后,房价小幅下跌的可能性更大。

从目前的数据来看,西城区的新政并没有对学区房的价格造成大的影响。根据安居客的数据,4月西城区二手房均价为12.4万每平米,5月为12万每平米,环比反而下跌了2.99%。比较热门的例如金融街片区,出现小幅上涨,从17.9万单价涨到18.1万每平米。新政对学区房交易的影响主要体现在成交量上,五一期间西城区房产交易量同比和环比增长均超过100%。

房价波动小是新政下业主与买家共有的焦虑心理拉扯的结果。7月31日后,学校不再定点,家长着急在此之前赶上最后一班车。新政同时也会遏制学区房的价格,使高价房与低价房趋于一个平均值,拥有好位置的业主也着急在房子降价前出手。买方与卖方需求同等旺盛,取得了平衡。

黄波观察到,新政后房源确实突然增多了,他看中的什刹海学区,新政前总共只有三四十套房源在售,五一期间,5天内新增将近40套,房量翻了一番。

唯一的纠结仍然是留给买房的家长们的。他们别无选择。

签合同期间,黄波和妻子曾走出门店,在外冷静了半个小时。他犹豫了。是不是太冲动了呢?他反问自己,匆忙买下这套房会不会后悔?万一有更好的房子呢?等跌了再买岂不是更划算?新政对孩子择校真的会产生实质性影响吗?

“干脆就省点心吧。”黄波最后决定。哪怕多花了二三十万,为孩子买到一个十拿九稳的入学名额,也是值得的吧?

4

签完购房合同当天晚上,马健病了。头晕目眩,呕吐不止。他整夜没睡着,第二天躺到下午,才勉强能下床。

“压力太大了。就像你去赌博,已经站上台了,全身搜刮一遍,发现赌资不够。”马健这样解释那次生病。房子首付500万,签约时他交了60万定金,余款约定在5月底结清。如果毁约,他需要赔付业主100万。但签约的当口,他手上只有一半的钱,其余一半去哪里找,能不能凑齐,他心里没底。

马健形容自己:我买学区房是丢了半条命的。他17年前从中部省份的大学毕业到北京,农村出身,背后没有人支撑,每一分钱都是自己辛苦攒下的。大兴那套房子还在还贷期间,西城的学区房买下后,每个月需要他偿还的贷款数万元,占家庭收入的90%。所剩无几的收入,要养孩子,维持生活开销,“自己一般顶多花一两千块钱”。

为了在北京站稳脚跟,马健觉得自己十几年来从没轻松过,“每一年都在悬崖边上,要么你自己跳下去,要么你就坚持,走上去就是高峰,跌下去你的人生就一文不值”。有好几年,他经常凌晨4点才回家,早上9点半准时出现在公司。他形容自己的累是没有选择的累,既没有特立独行的勇气,也没有放弃的决心。他养成了每天跑5公里的习惯,运动产生的多巴胺带给他短暂的轻松。

人生进行到将近40岁,马健觉得自己的前半生总体来说是幸运的。他有幸在北京让孩子拥有了户口;有幸在房价飞涨前,在偏僻的大兴以一万多的价格买下120多平的大房子;如今,他还争取到了让孩子跟其它家境优渥的孩子站在同一起跑线的机会。

“我从农村走到北京,这条路有人用几代才能走完,我用一代就完成了,你知道有多累吗?”马健说,为了这个目标,他愿意承担辛苦和压力,他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我挤上了最后一班车,成就了让下一代接受最优质教育的梦想,我难道不幸运吗?”

高价学区房对北京任何一个普通家庭来说,都是巨大的压力。但是这张最贵的车票,还是吸引为数不少的家长们甘之若饴地去追逐。“我有了这张车票,就可以从大兴,一路往上京开,开到西城,开到海淀,我孩子的人生不会像我这样辛苦。”马健说。这张车票,象征着到达更高一个阶层的可能性。这是许许多多拿出全部家当购买学区房的家长们共同的心里话。

学区房落定,焦虑的家长们暂时安了心。几天的轻松之后,新的压力又会接踵而来。

两年后,马健将从大兴120多平的大房子搬进西城区50余平的老房子。“再从那儿出来,8年过去了,我可能就是个中年大叔了。“马健感慨道,他真的不敢想那个时候,自己的一生就这样辛劳地为别人活过了。如果没有这些牵绊,他真的很想去亦庄生活,那里花草丰茂,每天散散步,下下棋,那是他理想的生活。

但千万个马健们,从来没有后悔过。某个瞬间,他们甚至为自己感到自豪。

“您觉得您现在走到哪个阶段了?”被问到这个问题时,马健回答得很快:“至少我能在北京勇敢地活下去。活得好是不可能的,这里有那么多二代三代,你永远够不上。”

“活着已经是成功了。”他想了想补充说,“我的下一代,我要让他好好地活着。”


广告
广告
最新资讯
从剧场到综艺,郭德纲反正不闲着
从剧场到综艺,郭德纲反正不闲着
2020-09-24
2162次浏览
从剧场到综艺,郭德纲反正不闲着
大败局!一辆车能买北京两套房的国民神车,一块钱卖身了……
大败局!一辆车能买北京两套房的国民神车,一块钱卖身了……
2020-09-25
3372次浏览
大败局!一辆车能买北京两套房的国民神车,一块钱卖身了……
 腾讯最大股东在新兴市场上百亿投资竟是负值?
腾讯最大股东在新兴市场上百亿投资竟是负值?
2020-09-30
2903次浏览
腾讯最大股东在新兴市场上百亿投资竟是负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