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101》两年后,我们需要一个怎样的女团?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电话:4000-8181-82,邮箱:jh@jhwap.cn 我们将及时处理


梦开始的地方

站到台上的那一刻,Sunnee(杨芸晴)感到有些眼晕。原来有那么多人在台下举着灯牌和荧光棒,只为台上的同一个人尖叫。

有一个念头突然从她脑中跑出来,如果那些粉丝都在为她呐喊,灯牌上都是她的名字,那该有多好!

但人们欢呼的不是她,她只是粉丝中的一个。那是在2014年,18岁的杨芸晴在看偶像演唱会时,被选为幸运观众,站在了舞台上。

这个念头挥之不去。于是,她考进了艺校,来到了北京,频繁地参加节目和面试,但都没有达到那个想象中的样子。

有一天父亲对她说,他这辈子做过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让她进演艺圈。听到这句话,她崩溃了,她想如果自己是偶像工业上一款好的“产品”,就不会这么让公司失望,让父母失望。

在她几乎快要放弃时,《创造101》给了她成团的机会。从偶像的舞台到自己的舞台,她走了四年,每一步都无比艰难。

在这档比赛中,101位女孩只有10%的出道几率,这个概率放在偌大的偶像市场中会更小。

在偶像工业极为发达的韩国,有网友统计,2007至2016年间,出道的女团有几百组,真正能被记住的只有33组,90%的女团出道后都会在寂寂无名中解散。

相比之下,中国的女团仍在“野蛮生长”。2018年之前,国内出道的女团超过了200个,但几乎没有一支团体拥有广泛知名度,工作基本以网络直播和接商演为主。

2018年,火箭少女101出道,成为第一支具有国民认知度的女团,女团的选拔时代正式开启。一时间,多档女团选拔节目接踵而至,“女团”市场重新变得燥热起来。

22

火箭少女101

然而,许多翻涌起的“浪花”被拍打在了沙滩上。经过两年的发酵,国内女团市场仍略显贫瘠,而资本市场的热情却逐渐衰退。两年间,无数偶像公司来了又去。

在经历行业洗牌之后,腾讯与爱奇艺两家巨头互联网公司,带着对女团的希冀“卷土重来”。2020年,《青春有你2》与《创造营2020》都在女团“赛道”上发力。

不同公司和平台,有着截然不同的女团运营思路。那么,在当下的中国,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女团呢?

K-POP如何“打下江山”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亚洲打造偶像团体最成功的韩国,或许可以为我们提供一些借鉴。

韩国偶像团体的成功,并不是偶然,而是有一套成熟的方法论,即“娱乐工业化”。

1992年,一支名为“徐太志与孩子们”的组合,将韩国传统音乐与现代音乐元素结合,开创了韩国流行音乐的新时代。四年后,SM公司打造出的男子偶像团体H.O.T风靡亚洲。他们不但创下了韩国流行乐坛史无前例的多项销售纪录,还开启了偶像团体的唱跳时代。

借着H.O.T的东风,20世纪末,女子团体S.E.S,Fin.K.L,Jewelry纷纷出道。这些早期女团定义了女子偶像团体的标准:青春靓丽、能唱能跳、整齐划一。

33

S.E.S

但随后,以Rain、BOA、李孝利为代表的solo歌手开始冲击乐坛,女团市场突然陷入冷淡期。

这段时间内,无论是SM这种规模较大的公司,还是小的娱乐公司,都没有推出任何一个具有影响力的女团。

直到2007年,此时,互联网已经逐渐开始走进千家万户。刚与韩流巨星Rain解约的JYP公司,推出了女子组合Wonder Girls。

中毒的旋律、魔性的舞蹈随着一根根网线流传至全世界。一时间,人人都开始在网络模仿Wonder Girls《Nobody》的“手指舞”。

随后的2009年是“神曲”辈出的一年,也是韩国女团的巅峰之年。

后起之秀After School、f(x)、4minute、Rainbow、2NE1、Secret、T-ara组成了“七雄”,与“三大”前辈女团(Wonder Girls、少女时代、KARA)在音源、销量、大赏展开了猛烈比拼。

44

少女时代

此时,世界已经进入Web 2.0时代,用户开始从单纯的接受者变成内容生产者,博客、视频网站、论坛崛起,第一批“网红”诞生。

比起2007年前出道的“一代女团”,2007年-2009年出道的“二代女团”在风格策划和传播渠道上,都进行了全方位的革新,这也造就了韩国二代女团的“巅峰盛世”。

巅峰过后,韩国女团开始进入“疯狂生长”时期。

为了快速积累人气,女团开始进入“以人带团”模式。

4mintue的泫雅以一首《Change》掀开了Girl Crush风;Miss A的秀智因出演《建筑学概论》火遍全国;Girls Day的惠利因出演《请回答1988》中的德善爆红。

几乎每个成功的女团中,都会有一两位ACE带着团队往前走。

55

泫雅

随后,互联网行业开始进入了下一个发展期:移动互联网时代。智能手机打破了传统的内容消费习惯,碎片化、新媒体化、社交化成为新时代的内容趋势。

深谙媒介运营之道的韩国娱乐公司,自然不会放过新兴的渠道、流量和机会。各个偶像团体开始充分利用Youtube、Twitter等平台,第一时间发布新曲MV、现场直拍,并积极发布花絮、团体互动等幕后短片,以点击量作为衡量偶像组合影响力的数字。

借助科技的“东风”,K-POP的影响力快速风靡至全世界。

其中的代表便是防弹少年团。防弹少年团把K-POP舞曲与雷鬼、电子乐元素相结合,再配上其个性鲜明的态度、超高难度的编舞、社交媒体出色的运营,逐渐开始在欧美市场闯出一片天地。

2018年5月28日,防弹少年团凭借正规三辑《LOVEYOURSELF 转Tear》登顶公告牌200强专辑榜。

这是韩国歌手第一次问鼎公告牌200强专辑榜,也是非英语唱片时隔12年再度登顶公告牌200强专辑榜。

为此,韩国总统文在寅还曾专门发推特祝贺。

77

2020年1月26日,防弹少年团受邀登上了世界流行音乐的最高舞台:格莱美颁奖典礼。《Times》报道说:“防弹少年团的表演书写了新的历史,这是韩国组合首次在格莱美颁奖礼中进行演出”。

从首尔走到格莱美,韩国女团在二十多年间经历了四个阶段:以S.E.S为代表的“一代女团”在荒芜中为女团进行了最初的定义;以少女时代为代表的“二代女团”在巅峰中为出海打下铺垫;以MissA为代表的“三代女团”开启了”以人带团”模式;以TWICE、BLACKPINK为代表的“四代女团”凭借出众的实力和呼应时代的作品,开始迈向世界舞台。

一海之隔的中国偶像产业,或许也将经历这样的一番“蜕变重生”。

“敢”,中国女团有万丈光芒

具有五千年悠久文化的中国,并不缺乏优秀的文化元素。

李小龙和成龙用电影把中国武术发扬光大;《舌尖上的中国》和《风味人间》让中国美食名扬天下;《中国诗词大会》传递了“诗词之美”。年轻人们喜欢穿着国风服饰,哼着国风歌曲,逐渐增加着对中国文化的理解、认同,坚定了文化自信。

88

成龙获得奥斯卡终身成就奖

但无论海外还是国内,在这些代表中国的文化符号中,唯独少了偶像。如何做好女团,对当下的中国文娱产业而言,也是一个重要课题。 2018年,《创造101》的出现,为中国的女团选秀提供了新的范式与玩法;2020年,爱奇艺和腾讯双双入局,女团综艺依旧火热。 率先开播的《青春有你2》提出的“X概念”,意为节目自身和训练生们的无限可能性。节目不定义女生,不定义女团,在呈现选手的过程中注重呈现选手的个性与不同。前期话题选手偏多,“自然作”的虞书欣、Reader秦牛正威、“淡黄的长裙”梗成为主要的出圈话题。

以“敢,我有万丈光芒”为slogan的《创造营2020》,更看重女团最基本的的唱跳实力。在第一期里,教练团便宣布成团位由11人变为7人,意味着竞争将更加激烈。从最强舞担、最强VOCAL的选拔,再到团队集体竞争,《创造营2020》都在逐步提高竞技难度与考核标准,希望选出下一个最强女团。

同以组建女团为出发点的两档节目,却有着完全不同的制作思路。

比偶像团体迭代速度更快的,是观众的眼光。两年过去了,偶像市场的受众已经抛弃了当年“看热闹”的心态,具备了较为成熟的女团认知和审美,业务能力成为更加核心的诉求。

从K-POP的发展角度来看,真正可以做到长盛不衰,并作为文化符号输出海外的偶像团体,都是人均实力强劲、运营能力突出,且呼应时代特色的组合。

相比来说,《青春有你2》延续的是韩国娱乐产业上一个阶段的“以人带团”的思路,在节目制作上更具备一档真人秀的特质。 

《创造营2020》则强调唱跳能力和团队配合,选择呈现实力,而这意味着,节目在前期要适当削弱“话题”。对《创造营2020》而言,虽然这是一次艰难的探索,但这更接近当下时代和受众对女团的需要。 

优秀的唱跳实力和运营能力,可以让偶像团体获得一张步入世界“赛场”的入场券。而是否拥有可以呼应时代精神的作品,则是决定她们能否冲进“决赛”的关键。 

无论是中国观众,还是世界观众,他们现在需要的,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具有话题度的“女团”,而是一个实力强劲的,具有时代特色的流行文化符号。 

期待着未来有一天,我们的女团可以骄傲地站在世界舞台上,露出中国女孩最美丽的微笑。


广告
广告
最新资讯
谁来搬走冷链物流头上的三座大山
谁来搬走冷链物流头上的三座大山
2020-09-23
3196次浏览
谁来搬走冷链物流头上的三座大山
顶级讲师分走3000万,得到让知识分子富起来了?
顶级讲师分走3000万,得到让知识分子富起来了?
2020-09-28
4413次浏览
顶级讲师分走3000万,得到让知识分子富起来了?
中国为什么要花2个多亿,从印度进口茶叶?
中国为什么要花2个多亿,从印度进口茶叶?
2020-09-17
3560次浏览
中国为什么要花2个多亿,从印度进口茶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