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众泰们吹响汽车行业的“死亡”号角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电话:4000-8181-82,邮箱:jh@jhwap.cn 我们将及时处理

能不能开上兰博基尼,就看众泰的了,而现在你的梦想可能要凉凉了。因为曾经风光一时的众泰汽车,已经走到了停产停业接近破产的局面。

近日,众泰汽车宣布,众泰汽车湖南生产基地的全体在职员工放假时间延期到2021年6月30日。这意味着,停产将会成为众泰汽车湖南基地的长期状态。

在6月22日晚间时候,众泰汽车发布2019年年报,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29.86亿元,同比减少79.78%;亏损111.9亿元,全年的亏损额已超公司的总市值。公司的股票于6月23日停牌一天,6月24日起复牌,并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处理。

近两年,国内汽车市场风云突变,造车新势力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导致汽车市场竞争进入白热化,让那些本身就处于淘汰边缘的车企处境更加艰难。疫情期间,“倒下”的不仅仅是众泰。

汽车衰退潮

2020年,众泰汽车仍在继续亏损。2020年一季度,公司实现营收2.09亿元,同比下滑94.71%,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4.17亿元,同比下降494.1%,现金流为负9.62亿元。

无独有偶,最近一年,力帆汽车的经营状况持续恶化。6月18日,力帆股份发布公告,公告显示,公司涉及诉讼已达392件,涉及金额29.06亿元。这近30亿元的债务几乎要压垮力帆。根据业绩报告显示,2019年全年力帆实现营收74亿元,同比下滑32.35%,2020年第一季度实现营收5.6亿元,同比下降74.88%。

现在众多国产汽车面临巨大危机,因资金问题多家车企已陷入停滞。缺钱的日子确实很不好过,大量员工维权讨薪事件爆发。

众泰汽车多次遭遇员工集体讨薪。根据多家媒体报道,2020年以来,众泰汽车多次被曝欠薪。在欠薪数月以后,众泰汽车更是推出给员工放假1年的方案,让员工待岗到年底。

值得一提的是众泰汽车的董事长金浙勇也被法院出具限制消费令。

另外据媒体报道,造车新势力拜腾汽车已拖欠包括总监级别在内的员工近4个月薪资,涉及人员近千人。由于经营困难,为降低成本,拜腾汽车做出延期发放员工薪资的决定。

拜腾CEO戴雷在2019年11月曾表示,“大多数造车新势力企业肯定是不能活下去的,因为消费者不需要这么多的品牌选择,市场空间没有那么大。而且造车新势力还要重资产,最后跑出来的也就几家。”

只是没想到这场淘汰赛来的这么快。进入2020年,造车新势力集体“熄火”,车辆未开始生产就面临洗牌命运。资本环境发生巨大变化,投资者对于互联网造车的投资项目变得无比谨慎,新势力车企融资困难,经营问题逐步突显。

目前天津博郡汽车基本已放弃造车项目,并启动全员待岗措施;江苏赛麟汽车受到公司经营、董事长被举报等时间影响也陷入困境,如果无法短期内获得运营资金,公司将无以为继。

造车的疯狂浪潮基本结束,疫情期间进行大洗牌,车企进入两级分化阶段,无法获得外部资金支持的车企,或将在2020年集体倒下。

但在这种情况下,仍旧有很多造车企业似乎依然美丽。

6月22日,福布斯中国发布“2020中国最具创新力企业”榜单,共计提名50家中国本土企业,其中新能源汽车领域有宁德时代、蔚来、比亚迪入选。

“筑梦”不归路

蔚来汽车是唯一上榜的造车新势力,据披露蔚来汽车在2019年的研发费用从2018年的约40亿人民币增加到44.3亿人民币。据蔚来官方介绍,在技术创新方面,蔚来拥有1200多项专利,已在59个城市建立了134个换电站。日前蔚来汽车获腾讯投资1000万美元,无疑是对蔚来的前景的肯定。

比亚迪则是国内车企申请专利数量第一名。作为一家以电池起家的汽车生产企业,比亚迪在动力电池方面具有着先天性的优势,比亚迪的“刀片电池”称得上是新能源汽车安全痛点的“终结者”。

反观众泰,在众泰身上,“抄袭”已经成为它根深蒂固的标签,不可否认的是,这样的“逆向研发”确实为它取得了一段高光时刻,但这种“拿来主义”并不能积累自身优势。

众泰靠这种走高端模仿秀的经营策略,的确切中了不少“颜值粉”消费者的需求。其中靠“抄袭”走红的“保时泰”,在汽车圈更是“享誉盛名”。

2013年众泰推出T600,这款车型由于酷似途观和奥迪Q5,使广大消费者对国产车的印象为之震惊而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可能这让众泰尝到了甜头,于是在模仿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直到2016年推出模仿保时捷的的SR9,此款车型一经上市,彻底打响了“保时泰”的名声。

据说此款车型上市3天,订单就突破2万,更是到了一车难求的境地。

“保时泰”SR9女神版内饰

不过,依靠“高端借鉴”取得明显的成果后,实则并没有积累自身优势,反而沉浸在这种成就中。但更重要的是,靠“抄袭”发家的众泰,显然并没有做足功课,抄了样子,却忽视了“里子”,接二连三引发的质量问题,成了众泰的首要致命伤。

成也模仿,败也模仿。

此波危机,尽管众泰汽车将亏损归结于市场和疫情的影响,但其亏损原因与其产品问题导致的销量下滑、经营陷入困境不无关系。

在中国汽车发展的道路上,拿来主义是攫取利润的不二法宝,尤其是中国合资车企股比限制的政策红利下,让不少国产车企躺着赚钱。不过,随着中国合资车企股比限制逐步取消,国有车企的好日子正逐渐消失。

风口骤然停止,飞到天上的猪被狠狠地摔在地上。

虽然红利消失,但拿来主义并未消失,“PPT”造车近两年充斥着人们的视野,所谓的“PPT”造车指的是那些一款量产车都没有,但是,做出来的PPT吹的很厉害,能够吸引风投的造车企业。造车新势力有水平的寥寥无几,大多都是靠着政策过日子。

疫情影响下,不管是燃油车还是新能源汽车都迎来了严酷的寒冬季。

中金公司认为,尾部车企在低销量之下难以实现规模化并维系后续研发投入,或面临加速出清。

还能撑多久?

没有匠心精神的车企,没有活路。

6月10日,特斯拉的市值超越丰田的市值,有很多分析师认为汽车行业迎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全球最能赚钱的汽车公司被一家10年内一直亏损的公司赶超,不仅仅是丰田该冷静,全球的汽车企业都应该好好的审视一下。

马斯克为百年汽车产业带来了质变。

反观中国车企,近日,力帆汽车发公告称,将在2020年7月1日起开始召回共计3651辆650EV300纯电动汽车,召回起因为650EV300车型的动力电池包存在磨损所致的短路隐患。至此力帆汽车在过去两年中累计召回的电动车已经突破1万辆。力帆汽车一直在泥沼中挣扎。

目前汽车产业加速向互联网、IT产业靠拢,研发节奏加快,以现在的流行趋势,靠模仿已经跟不上产业发展节奏。简单的道理就是,如今市场产品迭代的速度太快,你还没模仿出来,这股潮流已经悄然过去。

归根结底,造车是一种实力的体现,风雨飘摇的日子,更是考验各家车企的实力。

此前J.D.Power亚太汽车市场预测总监曾志凌、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都一致认为:“中国的造车新势力,最终能活下来的不会超过3家。”

还记得去年3月,创投圈的大佬,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曾发表署名文章,其尖锐的指出,新能源汽车和智慧驾驶领域是汽车领域无可争议的方向,然而在中国并没有任何一家新能源造车企业值得投资。

原以为2019年就是造车新势力的生死之年,未曾相关它们中的大多数都拖着“病体”熬到了2020年。想实现弯道超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不是仅仅靠补贴和政策就能一蹴而就的。

疫情的催化,无论是传统车企还是互联网车企都将上演末位淘汰制,无论如何,造车都非坦途,面临的压力和问题会永久伴随,造车这项“长跑”也只有阶段性的台阶,终点很远。


广告
广告
最新资讯
“搞笑艺人”选秀来了,库存综艺咖怎么办?
“搞笑艺人”选秀来了,库存综艺咖怎么办?
2020-07-04
4011次浏览
“搞笑艺人”选秀来了,库存综艺咖怎么办?
曹国伟,再扮新浪“救世主”
曹国伟,再扮新浪“救世主”
2020-07-08
2528次浏览
曹国伟,再扮新浪“救世主”
你以为企鹅憨憨被骗1600万就是大案了?
你以为企鹅憨憨被骗1600万就是大案了?
2020-07-02
4828次浏览
你以为企鹅憨憨被骗1600万就是大案了?